骄阳已死.

它来自过去的爱和空无一人的将来。

【一樽江湖/双鬼】浊沙酒——破天之阳

  也不知是谁唱起了折柳谣。

  正是夕阳如血时候,一场恶战将将结束。伏尸百万,残刀破刃随处可见,缺胳膊少腿的汉子们发出无意识的呻吟,还能站着的人往敌人的尸体上发泄着无用的怒火。那一点沙哑的歌声从不知何处起,像是瘟病一般流遍整个原野。

  吴羽策摇摇晃晃地站起来,他感觉疲惫。疼痛倒是无关紧要了,麻木霸占了他的感官。

  目光所及之处哀鸿遍野,群鸦讥笑。鬼刻只剩一个淡淡的虚影,沉默地跟在吴羽策身后。他尚且握着刀,因为他还活着。

  他拖着自己一步一步地走着,折柳谣顺着风刮得很远,带着血与泪...

4 69

附吻.

   李轩想要趁长夜尚未落下,黄昏摇摇欲坠的时候,给吴羽策写一封信。

  不是好天气,很热,甚至能说是过于炎热了。蝉鸣尖锐而且干燥。

  天黑得很晚,已经快要八点,天空仍是澄澈的蓝色,云慢悠悠地飘着。已经没有毒辣的太阳了,地平线上浮着一两点火烧云,打着卷。

  亲爱的,吴羽策。

  展信佳。

  其实没有什么可以分享的,毕竟他们已经分开了那么久。李轩的生活单调到他没法用无关紧要的事情来填充信纸,他没办法动笔,却觉得自己有千言万语要说。是光影先他一步把格子填满,昏红的夕阳光折射成不同的颜色,泼洒在白色的格子信纸上,随...

1 49

张之丧。

2

Step By Step.

  吴羽策百无聊赖地靠在学生会门边的墙上。

  已经是夏天了,吴羽策仍旧穿着长袖长裤,遮住自己身上的文身。夏天就算是夜晚也热得要命,他额头上很多汗,顺着侧脸滑进领子里。抬手擦汗这个动作他已经做了很多次,如今也麻木到不想再理会了。 

  灯光从学生会门上的透明窗口打出来,这栋楼除了学生会都已经关了灯。吴羽策盯着地面上平行四边形的光影看了一会儿,抬起头盯着天花板,不知怎的,他叹了一口气。

  李轩还在忙。

  也是,迎新会刚过了,高一的小学弟小学妹们进入高中的第一场大型活动,李轩作为总负责人,今天在迎新会上发表了压轴的演讲。今晚按...

4 81

远山淡影.

  夜幕倒垂。

  今天赛道上没人,机车铺冷冷清清的。我坐在门口抽烟,铺子门前挂着个昏黄的灯泡,夜风一吹,摇摇晃晃。我盯着地上游动的影子发神。

  

   月光忽隐忽现,看天气是要下雨了。可能是暴雨。电视机里嗞哇着断断续续的暴雨蓝色预警,我听得不耐烦,走过去把电视一拍,关上了。

   店里一时间安静到让我耳鸣,我有些烦躁,翻开烟盒子只有最后一根了,黑杰克的苦味熏得我眼睛也疼,我决定留着最后一根,关门睡觉。

  “修车。”

  这样的天气居然有客光顾,我有些烦闷,“啧”了一声。

 ...

7 61

命运以痛吻我,我反手就是一个大耳刮子——《饮火思源》简评

八百年了!!!

鶴樓:



 @惊风刀. 



——他抱着一点点微薄的希望,艰难却坚定地走了下去。


所幸他还年轻,朝阳一般的未来在他眼前闪闪发光,他依旧在燃烧着,像是从未被打败过一样。



双花是我的初心cp,也是我唯一纠结得死去活来zqsg的cp,纠结得我都感觉前无古人,后无来者。张佳乐是我最爱的纸片人,就算格瑞如此深得我心,但还是有他珠玉在前,从此二次元万般风华皆是过眼云烟,就算我爬墙到了赤道三十圈外,有人问我我最爱的是谁,我还是会脱口而出,张佳乐。


所以我n久前知道,哇,老张这次活动...

7 24

一个有李轩的故事.『下』

  吴羽策面无惧色地抬眼望向拿着枪指着他额头的人,一手按住自己腹部的伤口,他身体里的热度好像沿着伤口飞速流失。

  “吴先生,久仰。”

  黑衣男人很有礼貌,吴羽策露出一个有些勉强的吊儿郎当的笑容,讽刺地提了提嘴角。

  “别久仰了…要杀快杀,事情真多。”

  真想回去吃饭啊。

  黑子男人好像又说了些什么,但是吴羽策一阵耳鸣,眼前发黑,错过了黑子男人精心策划的好戏。

  李轩到底回复了什么?应该是早点回来吧?吴羽策意识模糊地想,这个名字逼迫他的心脏最后奄奄一息地跳动了几下,他只凭着本能做出最后的反抗,他反手抽出...

10 96

一个有李轩的故事.『上』

 
  点头像看『一个没有李轩的故事.』

  李轩有那么一瞬间觉得自己在做梦。

  尚且不论对面的同事快要把眼珠子掉到酒杯里,听到这句话的同时他觉得这个男人应该是个疯子。这句话太过轻佻,怎么也应该出自一个浪荡不羁的登徒花公子之口。

  但是面前的男人好看得张扬,用的语气也沉稳而且认真,仿佛在说“这是我的责任” 这样正经严肃的话,而不是邀请一个陌生人上床打炮。

  鬼使神差一般,李轩把百转千回的话语都吞了下去,和这个好看的疯男人沉默地对视了一会儿,突然露出一个好像不应该露出在这张脸上的微笑。

  他平素和人相处愉快游...

83

Hello,world.

@夜墨_扁舟寻旧约 给夜墨(迟到了五百年)的生贺。

  放学了。

 乌云不动声色地凝视着整座城市,天气已经闷热到李轩觉得像是被人掐着脖子。他松了松校服领子,把书包甩到肩上去了。

  这样正好撞上暴雨将来未来时候的黄昏总是让人喘不过气,霓虹灯三三两两地亮了起来,比往常早,把空气都蒸腾得七彩扭曲起来。

  教室里桌椅碰撞声嘈杂,同学说说笑笑,大声喧嚣,李轩也笑着和两个同学告别,他想转过头去和吴羽策也说声再见,说不定可以一起吃晚饭,可是转头他就不见了。

  最后一节课是自习,吴羽策难得待在教室里,虽然是趴着睡觉。李轩坐在他前桌,转头只能看到...

5 55

那我…

雲驀喵喵喵:

那……那明示

燕歌行:

挽,挽尊一下😭

昴:

我知道我经常用倒插叙,物作题目,题目为线索,还有我新奇的爱情观,应该没有了?

卖安利王子丢斯特:

从文字看得出来吗😂?

九聿:

很想知道……

云迦:

我也想问23333

草丛丛:


……想知道(渴求...

 
1 / 13

© 骄阳已死.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