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风游.

来自空无一人的将来。

斜阳之外

  脸上的伤口还没愈合,用来擦拭血迹的纸巾已经用完了。有機酸坐在天台上的旧沙发上昏昏欲睡。

  被下课铃惊醒的感觉并不太好,尚未深眠的有機酸睁开眼睛。伤口已经没有流血,不过脸上有狼狈的血迹。有機酸舔了舔大拇指,随手把脸上的血迹擦去了。

  他一时之间不知道干什么好,干脆换了个姿势打算好好睡上一觉。他把腿搭在沙发扶手上,这个姿势稍显狼狈,不过天台的风实在是太过舒服,今天也不是个阳光灿烂的日子,既没有刺眼的阳光,又没有冷冷的乱雨,正好是睡觉的好天气。

  不过事事不能如愿,就在快要入眠的时候他突然被天台门打开的声音吵醒。三番五次被打扰悠闲的小憩让有機酸分外恼火,他一脸不爽地坐起来。

  “...

1

野骨.

  
  “请缓慢而坚定地肆意生长吧,向上,一直向上。”

 
  高三了。

  仿佛入学军训还在昨天似的,不知道什么时候身边的女同学一个个变成了脸靓条顺的大美人,比起刚入学时的懵懂,异性交往多了些泾渭分明的意思了。李轩趴在窗子上和黄少天一起看着从走廊上走过去的女同学,她们不穿校服,有些还化着轻而淡的妆,擦着欲盖弥彰的带色唇膏,巧笑倩兮,一路走一路留下属于她们的青春气息。

  很美好。

  黄少天笑着朝她们吹了个轻佻的口哨,惹来几个带着娇嗔的白眼。李轩拍了他的头一下,几个姑娘立刻嘻嘻哈哈地笑开了。黄少天不满地把李轩的头发揉乱了。...

1 51

有风自南
翼彼新苗。

@手寫協會-LoH
@墨铭奇妙

15

《邶风·击鼓》

于嗟阔兮,不我活兮。
于嗟洵兮,不我信兮。

@墨铭奇妙
@手寫協會-LoH

4

【一樽江湖/双鬼】浊沙酒——破天之阳

  也不知是谁唱起了折柳谣。

  正是夕阳如血时候,一场恶战将将结束。伏尸百万,残刀破刃随处可见,缺胳膊少腿的汉子们发出无意识的呻吟,还能站着的人往敌人的尸体上发泄着无用的怒火。那一点沙哑的歌声从不知何处起,像是瘟病一般流遍整个原野。

  吴羽策摇摇晃晃地站起来,他感觉疲惫。疼痛倒是无关紧要了,麻木霸占了他的感官。

  目光所及之处哀鸿遍野,群鸦讥笑。鬼刻只剩一个淡淡的虚影,沉默地跟在吴羽策身后。他尚且握着刀,因为他还活着。

  他拖着自己一步一步地走着,折柳谣顺着风刮得很远,带着血与泪...

4 78

附吻.

   李轩想要趁长夜尚未落下,黄昏摇摇欲坠的时候,给吴羽策写一封信。

  不是好天气,很热,甚至能说是过于炎热了。蝉鸣尖锐而且干燥。

  天黑得很晚,已经快要八点,天空仍是澄澈的蓝色,云慢悠悠地飘着。已经没有毒辣的太阳了,地平线上浮着一两点火烧云,打着卷。

  亲爱的,吴羽策。

  展信佳。

  其实没有什么可以分享的,毕竟他们已经分开了那么久。李轩的生活单调到他没法用无关紧要的事情来填充信纸,他没办法动笔,却觉得自己有千言万语要说。是光影先他一步把格子填满,昏红的夕阳光折射成不同的颜色,泼洒在白色的格子信纸上,随...

1 49

张之丧。

1

Step By Step.

  吴羽策百无聊赖地靠在学生会门边的墙上。

  已经是夏天了,吴羽策仍旧穿着长袖长裤,遮住自己身上的文身。夏天就算是夜晚也热得要命,他额头上很多汗,顺着侧脸滑进领子里。抬手擦汗这个动作他已经做了很多次,如今也麻木到不想再理会了。 

  灯光从学生会门上的透明窗口打出来,这栋楼除了学生会都已经关了灯。吴羽策盯着地面上平行四边形的光影看了一会儿,抬起头盯着天花板,不知怎的,他叹了一口气。

  李轩还在忙。

  也是,迎新会刚过了,高一的小学弟小学妹们进入高中的第一场大型活动,李轩作为总负责人,今天在迎新会上发表了压轴的演讲。今晚按...

3 85

远山淡影.

  夜幕倒垂。

  今天赛道上没人,机车铺冷冷清清的。我坐在门口抽烟,铺子门前挂着个昏黄的灯泡,夜风一吹,摇摇晃晃。我盯着地上游动的影子发神。

  

   月光忽隐忽现,看天气是要下雨了。可能是暴雨。电视机里嗞哇着断断续续的暴雨蓝色预警,我听得不耐烦,走过去把电视一拍,关上了。

   店里一时间安静到让我耳鸣,我有些烦躁,翻开烟盒子只有最后一根了,黑杰克的苦味熏得我眼睛也疼,我决定留着最后一根,关门睡觉。

  “修车。”

  这样的天气居然有客光顾,我有些烦闷,“啧”了一声。

 ...

5 63

命运以痛吻我,我反手就是一个大耳刮子——《饮火思源》简评

八百年了!!!

鶴樓:



 @惊风刀. 



——他抱着一点点微薄的希望,艰难却坚定地走了下去。


所幸他还年轻,朝阳一般的未来在他眼前闪闪发光,他依旧在燃烧着,像是从未被打败过一样。



双花是我的初心cp,也是我唯一纠结得死去活来zqsg的cp,纠结得我都感觉前无古人,后无来者。张佳乐是我最爱的纸片人,就算格瑞如此深得我心,但还是有他珠玉在前,从此二次元万般风华皆是过眼云烟,就算我爬墙到了赤道三十圈外,有人问我我最爱的是谁,我还是会脱口而出,张佳乐。


所以我n久前知道,哇,老张这次活动...

7 27
 
1 / 13

© 因风游.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