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风游.

来自空无一人的将来。

【宋词百首之喝火令/双花】饮火思源·下

 

  孙哲平照例把晚间七点以后的时间空了出来。

  张佳乐的直播间在平台的首页就能看见,他点进去,张佳乐的脸出现在屏幕右下方,孙哲平看了一眼,看来是正在下老本。

  抢boss的时候张佳乐不会直播,有副本新打法的时候也不会,所以他的直播总是断断续续的。但是孙哲平每天都会看看,有时候也翻翻他的留言板,里面什么都有,鼓励,表白,谩骂,诋毁。孙哲平知道张佳乐每天都看,随意划了两下,关上了。

   他能安安心心进去,还是每个月充了三千块成了伯爵才能低调进场。以前张佳乐用过这个号回复留言,就算在大军之中这个ID一闪而过,张佳乐也会知道。

  第六赛季常规赛已经接近尾声,百花今年不如去年好,在摸索新战术打法的时候成绩起起落落,但是依旧在前八晃悠,好像吊在尾巴上怎么也不下去,甚至在季后赛最后一轮冲到了前四。

  张佳乐看上去心情不错,和弹幕有说有笑的,手里拿的是一个马甲,一手百花式让角色的身形有些模糊。孙哲平点了一支烟,眯着眼睛看他,一点点烟灰落在键盘上。

  他不知道用什么方法告诉张佳乐他一直在,也许他能做到的,也只有一直在。

  明天晚上张佳乐有比赛,今天十点不到就下了,张伟的脸一闪而过,好像是来催寝的。

  张佳乐啊。

  孙哲平笑了笑,把手里尚且抽了一半的烟按灭了,他今天已经抽了很多了。

  他还是不知道什么是爱,但是已经对把另一个人镶嵌进自己的生活无师自通,也许他们重逢的时候,依旧能像只是昨天分别的那样熟稔。

  他穿上西装,去参加董事会,今天晚上会决定一笔投资,投资商,孙氏集团,被投资方,百花战队。

  他一直在。


  张佳乐悄悄地翻墙出去,差点崴了脚。

  他踉跄了一下,披着外套悄悄地往小吃街走。K市四季如春,夜凉,他怕感冒,走的时候记得披件衣服,勉强能照顾自己了。

  他摸进小吃店,他和老板已经很熟了,点了一碗米线,原味,加辣,御寒充饥,完美。

  今天晚上输了比赛,百花第六赛季无缘总决赛,他心里像是塞了一块棉花,鼓鼓胀胀的,喉咙里出气都带了点儿憋闷。他大口大口地吸溜着米线,辣味冲上大脑与脊背,他又招手叫了一杯可乐,扭开盖子猛地喝了两口。

  夜风吹着,把他耳前的碎发吹开。他迎风坐着,口中的冰凉还没散尽,这的确快活。但是要不是他心情极差,他不会来这里发泄似的吃东西,容易长胖,对身体其实不太好。

  瞧瞧,还没到年纪,感觉已经老了。

  张佳乐叹了一口气,把筷子轻轻搁在碗上,靠着塑料椅背抬头看着夜空。星星很多,北斗七星尤其亮。这样的夜空他已经看了很多年,一尘不染,运气好还能看见流星。

  张佳乐喜欢孙哲平,也喜欢了很多年。

  但是他也不知道什么叫爱,却一直把他放在手边上,他觉得孙哲平没离开,一直站在那儿催他往前走,别回头。

  他披上百花的队服,结账离开,还好,新的赛季总会来到的。


  孙哲平揉了揉太阳穴,桌上的报表摊开着,让他有些头疼。这是百花新一季的财务报表,目前看来百花的总价值涨势趋于平缓,短时间内,除了夺冠,恐怕不会有多大的涨势了。

  他看着那些冰冷的专业术语,感觉头疼得更厉害了。时间已经指向下午五点,离第七赛季的决赛还有两个钟头。他把报表扫进文件袋,晃了晃脖颈发出咯吱的声音。他的手机忽然震动起来,他划开,接听。

  “孙先生,车已经在下面了,您现在就出发吗?”

  孙哲平“嗯”了一声,道了声谢,戴上墨镜出门,赶往微草的场馆。

  他没进去,蹲在选手通道附近的储物室门口玩手机,他想张佳乐差不多快过来了。他又低头,手机上是张佳乐之前的采访视频。

  “夺冠的目的啊…”

  张佳乐思索了一下,抬起眼望着镜头,好像和屏幕前的孙哲平打了个招呼。

  “孙哲平…是我最好的朋友。”

  记者终于得到了想要的答案,她连忙把手中的话筒往前递了递。孙哲平看见张佳乐笑了笑,干脆接过了话筒。

  张佳乐是很不怕采访和接广告的,他刚刚来百花的时候就不拒绝这样的事儿,让老板很高兴。张佳乐从来不怯场,落落大方,比叶秋不知道强了多少倍。

  “他的遗憾,我来完成。”

  “为了他,也为了我自己,我要赢!”

  孙哲平锁上手机,看着百花的一行人由远及近,张佳乐的头发还是胡乱扎在脑后。他低着头玩手机,走在队伍的最前面。张伟拍了拍他的肩好像是让他看着点路,张佳乐嘟囔了一句,把手机锁上塞进裤兜里,推门而入。

  要赢啊。

  孙哲平的嘴角有了笑意,转身走到大门口,混在人群里,慢慢地走进了场馆。


  张佳乐突然觉得,时间是一个环。

  队友一个一个倒下,对手也一个一个倒下,灰暗的头像沉默着,无声观望最后的对决。

  王不留行,冬虫夏草。

  “这些中药怎么这么烦?”

  他在心里翻滚了几圈国骂,恍惚之间他好像又回到了第五赛季的总决赛,百花的主场。

  好像不太一样,这次是微草的主场。

  【[全部]百花缭乱:单挑啊。】

  【[全部]冬虫夏草:好啊我来。】

  【[全部]王不留行:呵呵。】

    也许人类总会出现错觉的,被固执的圈在“下次我能行”的意识里。在一个地方跌倒过,就算激烈地燃烧着,也像是无谓的蹦哒,逃避着恐惧与再次失败的悲伤。

  好像总是期许着生活就像是小说,总在不停地填补遗憾,却不知道生活就是生活,他恩赐遗憾,不愿意轻易收回,叫人跌落深渊,踩进泥泞,连羽翼都沾湿,再次飞行需要更大的勇气。

  张佳乐看着灰下去的电脑屏幕,不知道何时落下泪来。

  第七赛季冠军,微草战队。

  张佳乐瘫在椅子上,抬手抹去了眼泪,毅然决然地站了起来,推开了比赛席的门,深吸一口气,外面的灯光异常刺眼,好像是在为新的冠军队庆祝。

  失败者总是成功者加冕桂冠上最璀璨的一颗宝石。

  

  孙哲平没有离开。

  他坐在原位看着空荡荡的场馆,左手又开始隐隐作痛,他扼住手腕,心中的情绪都搅动在一起,感觉空落落的。

  张佳乐退场。

  那是他年少时候的梦吧,要拿一个冠军,尽管他天不怕地不怕,但是也有想要追求却无法追求的东西。

  他转身离开。

  

  张佳乐坐下。

  闪光灯晃得他有些睁不开眼了,他忍不住半眯着眼,直到第一个记者站起来提问,他才迷迷糊糊地回过神来。

  新闻官不停地说着下一个问题,下一个问题,身边的队友一板一眼地回答。张佳乐感觉自己如置云端,突如其来的困意与他撞了个满怀,他感觉极度的疲惫,任由自己没个正行地坐着。

  但是还有一件事要做。

  张佳乐不清楚自己是怎么挨过那样如同鞭刑的质问的,但是当他的意识回魂的时候,他站着,所有人都看着他。

  “……我在百花已经五年,期间经历了许多东西。”

  “可能是因为能力不够吧,五进季后赛,三进决赛,我没能拿到一个冠军。”

  “我觉得身拥三个联盟亚军,也是很高的荣耀了。”

  “我不会离开荣耀的,希望我的队友和对手都在荣耀取得更高的成就。”

  “我要谢谢我的队友,还有我的搭档孙…”

  张佳乐的声音扭曲了一下,他惊讶地发现自己脸上有泪。

  “…不好意思。”

  他勉强地笑了笑,擦去了眼泪,换上轻松的语气。

  “我的搭档孙哲平,我一直想为繁花血景拿一个冠军,可惜一直没能做到。”

  “我…我在此宣布退役,谢谢各位一直以来对我的支持,谢谢。”

  有几个记者已经低下了头,两三个女记者已经哭出了声,张佳乐勾了勾唇角却没有笑意,起身离开了采访席,径直走出了房间。

  他烈火一般的精神,终于暗淡了下去。


  张佳乐直播得很勤快。

  孙哲平拿着马甲随手给张佳乐刷了几个飞机,张佳乐在吃东西,含含糊糊地说。

  “感谢sususu送的三个飞机,谢谢老板!谢谢,嘿嘿。”

  张佳乐放下碗筷,提着垃圾袋往外走,丢到门外之后回到了电脑前,唠唠叨叨地解读着副本,偌大的房子里只有他一个人的声音,他也不闲无聊,唠叨一晚上,下播洗澡睡觉,还挺舒服的。

  退役以来他一直过着这样的日子,直到今天。

  他刚刚下播,打算睡觉,手机却响了起来。

  “喂?”

  “喂,您好,张先生,我是霸气雄图的经理,我姓王。”



  孙哲平正在看电影,手机却在裤兜里震动了起来。

  他掏出来看了一眼,啧了一声,把电脑上的电影暂停,接起了电话。

  “孙子,找你爷爷干什么。”

  “诶老孙,和我踢馆子去不去了。”

  “踢什么馆子,我看你是他娘的闲的发慌,下次竞标你让我一千万我考虑考虑。”

  “去你妈的,这样,我有一朋友,就楼氏重工的那个,组了个什么荣耀的战队,和我去看看,你不牛叉嘛。”

  孙哲平来了兴趣,抓起车钥匙对着听筒里说。

  “地址,我现在就出发。”

  没人能听见时光叹息一声,它的手掌轻轻一合,就把孙哲平又推回了以往。

  再睡一夏进入竞技场,孙哲平本以为对面也就划水的水准,没想到被对面砍了几下狠的。

  不赖,是个高手。

  他不禁笑了起来,操纵着再睡一夏把重剑挥舞得越发凶狠。

  卖血,换血,畅快啊。

  孙哲平还是赢了,但也不轻松。

  要是这个楼氏的小子有这个水平,于锋那小子第一狂剑的名头保不保得住还难说。

  钟少一脸惊讶:“老楼你已经有这么厉害了吗?”

  孙哲平站起身,说道。

   “水平确实非常高,这一局我是赢了,但再开一局的话,谁输谁赢,还得从头再来。”

  孙哲平抬起头,随意瞟了两眼对面,却看见了一个本不该出现的人。

  “靠,你怎么在这儿!?”

  孙哲平咬牙切齿地把那两个该千刀万剐的字一个一个往外吐。

  “叶秋!”

  

  已经好久没看见孙哲平了。

  张佳乐这么想着,往微草的场馆里走。事实上他也很少想起孙哲平,但是他从来没感觉过与孙哲平生疏。

  穿着霸图略大的队服,张佳乐的发尾刚刚修剪过,还重新染了色,显得很精神。他刚刚出去吃了点东西,比赛还有半个小时才组织进场,时间倒是充裕。

  他溜溜达达地往备战室走,却在走廊里看见一个人。看不太清楚,走廊灯光不亮,让那个人的脸都泡在阴影里。

  他身上那件外套好像孙哲平也有一件。

  刚刚想到这,他准确地打止了。不要再想,他这样告诫自己。那经久不衰的喜欢埋藏在心里快要孕成老窖,偶尔提及就有令他沉醉的陈香。也许孙哲平不回来了,他也没打算找谁过日子,如果不是孙哲平,那就这样吧。

  只是会遇见很多东西让他想起他,只要一点点相同,立刻就有回忆前仆后继地缝补空白,他有些害怕这样浪费时间的思念,他还有事要做,没有人知道为什么张佳乐这样固执,冠军对于他到底意味着什么。冠军是张佳乐的执着,他要完成的目标,他作为一个男人一辈子要去追求的东西,非常重要。孙哲平为这个追求再添了一笔,所以冠军,是超越一切的重要。

  他站在那儿一直没有动,直到回过神来。他迈动脚步往备战室走,准备休息一下就去比赛。

  “嘿,张佳乐。”

  那一瞬间他以为自己幻听了。

  张佳乐没有回头,只是杵在原地,直到孙哲平又喊了他一声。

  “张佳乐,好久不见,你看上去不错。”

  他转过身去,张开双臂去拥抱那个住在旧衣服里的故人。
 

  张佳乐,孙哲平。

  这两个名字,好像本该写在一起。

 

  “加油。”

  “嗯。”

 

  世邀赛集训的时候,孙哲平去看张佳乐。

  叶修蹲在训练室外边儿抽烟,和孙哲平打了个招呼。孙哲平向他比了个中指,推开门去找张佳乐。

 向那些人一个一个打过招呼之后,孙哲平坐到张佳乐身边看他和黄少天打方锐周泽楷。

  不分上下,很精彩。张佳乐全神贯注地打着,却因为孙哲平的存在让他感到心安。张佳乐好像有意要秀两下操作,抓着方锐就是乱雷砸下,一下子削掉了方锐四分之一的血条。

  方锐大叫,孙哲平看着笑了起来。结果是周泽楷方锐他们赢了,张佳乐和黄少天斗起嘴来。

  孙哲平没说话,直到他们争论完,他才拍了拍张佳乐的肩膀。

  “走了,晚上到我那儿吃饭去,我下厨。”

  张佳乐点点头,很自然的抓着孙哲平的手,一会儿又放开。张佳乐对他笑了笑。

  “想吃红烧肉,回去帮我找找我那盘Imagine Dragons的专辑放哪儿了,找到了放车上去吧。”

  孙哲平点点头,大步流星地离开了。

  日子真好。
 

 “他们饮下的烈火,终于滚滚燎原,在荒凉的西部荒野上,风带来的种子长出了千万朵永开不败的鲜花。

                                              ——饮火思源”

                                                         END.

评论(3)
热度(45)

© 因风游.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