骄阳已死.

它来自过去的爱和空无一人的将来。

伞修和双鬼不一样。

尽管都是没羞没躁的日常生活,伞修更加蜜里调油,吵架只是情趣,两个人灵魂都相似得可怕,什么事自不用说,心里清楚,当然也就没什么好多说的,两个人越长大反而更加没下限,叶修对出现在桌子上的情书感到惊喜但是并不意外。

毕竟他可是给苏沐秋念过情诗的男人。

双鬼不一样,他们俩过段时间就要吵来吵去。刚刚在一块儿的时候李轩还变着法子给吴羽策玩两手浪漫,黏黏糊糊地喊他阿策,勾着吴羽策的肩膀偶尔耍流氓。过了热恋期蜜月期就开始扯着嗓子喊他吴羽策,把袜子丢在吴羽策枕头上。吴羽策刚刚谈恋爱的时候和谈到后面压根没什么两样,不想理依旧不理,认准的东西能记着一辈子。吴羽策看上去话不多,但是李迅撞见过双鬼吵架的现场,吴羽策翻旧账的本领无人能及,连三年前你晚上没有接我电话十二点才回来都一股脑喷给李轩,李轩忘性大,听得一愣一愣的,随后开始指责吴羽策翻旧账伤感情,吴羽策嗤之以鼻,李轩也懒得再说什么,然后就是冷战,和好,吵架,冷战,和好。

奇怪,他们也过了一辈子。

评论(4)
热度(55)

© 骄阳已死.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