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风游.

来自空无一人的将来。

刺青瘾.四

  夜终于一层一层地涌来了。

  像是海浪,像是多而繁复的薄纱,像是史诗的交响曲,最后终于把一切都掩盖了,关上门,关上灯,他们任由黑暗降临。

  他身上那些诡秘而富有深意的刺青变得模糊,变得欲言又止,吴羽策在这安静的房间里显得分外落拓,他像是一个几层暗喻的故事,终于在李轩面前完全展开了。

  窗户开着,夏夜透凉,屋里的气温却慢慢升高了。荷尔蒙与多巴胺不安分地搅和在一起,那不是化学反应的发热李轩想大概是来自于心脏搏动,或者是衣料摩擦。喘息越发急促,像将沸未沸的水。他们拥抱在一起,随后把身体压在那张大床上,柔软。不知道是丝绒还是吴羽策的触感让李轩欲罢不能,但是一切都这样直白地发生了。

  他们都十足凶狠,李轩死死地锢着吴羽策的手腕,锢着那钢铁与荆棘的纹路,他想,假如真的是钢铁荆棘,他也回不了头了。

  吴羽策不懂雌伏,张口为李轩的肩头纹上一个牙印,没轻没重,发了红,看来一时半会是消不去的。吴羽策发出一声满意的轻叹,也许仅仅如此,但在这样的时间这实在饱含深意。

  毫无保留。

  胯骨上的凶熊,背脊上的恶猴,侧腰上的朽树,耳后的倦鸟,无声地控诉与描述着这个被烧得发红的黑夜。被刻意压低的情欲的声音,他们小心地躲避着白天,白天那样正经的身份与工作,又放纵着自己耽于此刻的意乱情迷,沉溺埋在身体里的彼此。

  他们被融化打散然后被镶嵌进陌生的躯壳。温度渐渐消退了,空气里弥漫着灼热的余韵,心跳平息,体温恰好适合温存,他们只是拥抱,分享同一支烟,玩闹般制造接吻的错觉。

  赤裸而且坦荡地占有,不是唯一却是最直白的方法,让他们明白爱人的含义。

  讨论爱实在庸俗又令人厌倦,它却无时无刻不在,夜晚的也许取名叫做激情,随着晨光而来的又是另一种东西。

  不好怎么给它起名字,只是它无处不在。比如说早晨的温咖啡里,偶尔出现在训练室的鲜花里,或者是胜利的荣光里。

评论(5)
热度(43)

© 因风游.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