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风游.

来自空无一人的将来。

【那些闹腾的小事/伞修伞】纪念日

嗨我是张之丧。ꉂ(ˊᗜˋ*)

这是一个系列【那些闹腾的小事】,一个梗会写双鬼林方伞修伞,希望大家喜欢。

所有的伞修伞均来自我和 @九和为秋 的日常,希望大家喜欢这碗狗粮hhhh。

开始吧。

喂苏沐秋
你裤子穿反了

↓ ↓ ↓ ↓ ↓


  叶修回家拿身份证那天好巧不巧是苏沐秋的生日。

  一大早上叶修就把被子全部团给了苏沐秋,也不管苏沐秋会不会被厚重的被子压得喘不过气,蹑手蹑脚地光脚踩地,轻轻地穿衣服,大气也不敢出。其实叶修只睡了三个小时,三个小时前他们才下线,其实也是叶修算计好的。

  可惜叶·计划通·修也不是神仙,打算出门的时候碰到了苏沐秋那张快要送进博物馆的椅子。叶修全身一僵,看着那椅子瞎转得开心,紧张地看着床上睡得昏天黑地的苏沐秋。

  “……修?”

  “呃,没事我上个厕所,你睡你的。”

  因为干渴苏沐秋没说清楚那个“叶”,单字的称呼让叶修心尖一跳。

  苏沐秋怕不是个妖精。

  叶修抓起苏沐秋的外套,溜了出去,万分小心地关门,还好没有惊醒苏沐秋。

  “所以那天我起床我以为他走了!”

  “我哪知道那天是你生日,你又没说过!”

  苏沐秋按着叶修的后脖子把他按进蛋糕里还一脸灿笑,看的兴欣众人脊背发凉。

  “祝我生日快乐啊,叶修。”

  叶修抽出手比了个中指,被苏沐秋松开之后眼睛都看不见了。

  苏沐秋笑得发抖,给叶修擦脸的时候尤其嚣张,先解放了叶修的眼睛,让他看清楚这个残忍的世界,又给他把脸擦干净(非常敷衍),随后直接把他嘴上的舔干净了。

  兴欣众人开始面无表情地分食另一个蛋糕。

  叶修忍无可忍,走进房间洗了个脸,拿出了一个杀手锏。

  寿星苏沐秋差点把头埋进蛋糕里逃避这个冷漠无情的世界。

  “叶修你是我世间的珍宝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老苏你怎么这么会写呢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看不出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我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叶修看了两遍苏沐秋狗爬一样的情书,露出了胜利的微笑。

  如果不是他头发上的蛋糕没有擦干净,他看上去就像个完全的胜利者。

  多漂亮的日子。

  刚刚在一起的时候他们拘谨又不知所措,两个刚刚成年的小鬼对谈恋爱这东西懵懵懂懂,叶修甚至还抓到过苏沐秋偷偷看耽美,然后又在电脑桌里发现了言情小说。(我说那天他怎么对我笑得那么意味深长!苏沐秋恼羞成怒。)于是他随后也加入了观摩的队伍。

  但其实好像并没有什么用。

  但是如果他们在一起的话没什么能难住他们,荣耀是这样,恋爱也不例外,他们两个人剑走偏锋,每天打打游戏亲个小嘴儿,偶尔开拓一下床上副本,日子过得黏黏糊糊犹如连体人,偏偏不自知,觉得这样才是正常的。

  更加不可理解的是他们好像越活越回去了,在一起越久越没什么不敢做的。在一起的第二十年纪念日叶修发现整个房间都被布置成大红色,据苏沐秋说他买了999朵玫瑰花,除了被叶修蹂躏的那一朵还有998朵,完了还转过头问叶修喜不喜欢。

  “不错,挺浪漫啊苏大爷。”叶修点头。

  苏沐秋自夸:“那肯定啊,花了我不少钱呢。”

  叶修走到窗前捻起一片花瓣闻了闻,挺香。

  “苏大大牛逼,给苏大大递一杯卡布奇诺。”

  苏沐秋已经趴在床上了,三十老几的人了没羞没躁:“行,给我端上来吧,别把我的花搞坏了。”

  叶修给他比了个中指,把自己塞进了被子里。苏沐秋也跟着团进去,两个老爷们儿凑一块儿。天气太冷被子太厚,两个人都困顿地眯眼了。

  “诶,苏沐秋,你耳钉什么时候没戴了。”

  苏沐秋迷迷糊糊之间听见叶修有点模糊的声音,打起来点精神,慢吞吞地回答道。

  “老年人了,带那小年轻的东西干嘛。”

  苏沐秋打耳洞的时候才十七岁。

  那天苏沐秋出去打个转回来耳朵上就多了个洞,还兴致勃勃地问“怎么样,下次去接沐橙够不够帅”,叶修没理他,刷材料呢,谁理他哦。

  晚上睡觉的时候苏沐秋的右耳耳洞有点发炎,最后叶修也被他闹醒了,苏沐秋蹭了一枕头酒精味,后来干脆没理了。叶修以为他就这么算了,谁知道他独独留一个左耳耳洞,戴着一边耳钉(叶修送的生日礼物,很便宜,骗苏沐秋很贵),怎么看怎么狂傲不羁。

  叶修其实很喜欢,有时苏沐秋在床上也不会摘下耳钉,叶修喘着粗气也要去亲一下。苏沐秋向他提要求的时候叶修一看到那张脸和那个耳钉就很受不了。

  还没确定关系的时候苏沐秋犯懒喊叶修给他戴耳钉,叶修不情不愿地从椅子上站起来,嘟嘟囔囔地。

  “这也太GAY了。”

  苏沐秋笑骂:“妈的,GAY到我了,滚滚滚。”

  叶修把他的头按在键盘上滚了两圈说你叶哥是世界第一直男你个GAY圈名媛。苏沐秋挣扎着比了个中指说你大爷的我比电线杆子都直cnm。

  往事真是提不得。

  三十八岁的叶修翻了个身和他比电线杆子都直的男朋友挤在了一起,跟他说。

  “哪能啊,苏神永远十八岁好吗。”

  苏沐秋哦了一声,他实在撑不住了,两位大爷没再管满屋子的玫瑰花,很没有情趣地睡着了。

  

  第二天苏沐秋开始考虑这些玫瑰花怎么处理,后来他决定留一部分烧成玫瑰酱早上抹面包吃,其他的都丢了算了。

  情趣是什么,是玫瑰酱不够好吃吗。

  叶修跑到俱乐部吃中饭,苏沐秋姗姗来迟。当时兴欣原班人马都已经退役了,留在俱乐部的是苏沐秋叶修莫凡还有魏琛。方锐也没离开H市,时不时也会去俱乐部蹭饭。届时兴欣早就有了自己的大楼,食堂味道还颇为不错。魏琛左手拉着叶修右手拉着莫凡三个人挤在桌子的一边,叶修刚想说老魏你是不是有毛病,苏沐秋端着餐盘就坐下了,方锐也大剌剌地就那么一坐。

  “哎哟老苏,你戴个这么骚包的耳钉唯恐别人不知道你是GAY啊?”

  方锐转头就能看见苏沐秋耳朵上银亮的耳钉,大惊小怪地叫起来。叶修愣了一下,随即咳嗽着笑起来。魏琛也拍着桌子大笑,方锐也笑得肩膀都在颤。

  苏沐秋看他笑很郁闷,猛喝一口汤,被呛得不轻,咳嗽起来。

  “诶,苏神永远十八啊,别乱说,一会儿你们一个都跑不了。”

  叶修拿筷子指了指那两个笑得不行的,假装正经地掩盖自己的笑意。

  在一起的第二十一年第一天,和往常好像没有什么区别。

评论(3)
热度(42)

© 因风游.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