骄阳已死.

它来自过去的爱和空无一人的将来。

白鼠和黑鼠交替啃咬着草根。

他知道将要坠落,却还在大喊。

给我喝一滴蜜,我就死去。

                      

荣耀世界邀请赛,2V2第一场。

欢呼声挤压得人喘不过气来,体育馆里空调气开得很足,却能感觉到混浊的空气搅动在巨大的空间里,一圈,又一圈。

李轩从选手通道走回备战席,今天他不需要上团战,刚刚的激战还留在他的手腕上。

他心不在焉地做着手操。

中国队开门红,一行人离开比赛席从选手通道回酒店。李轩挤在人群后方,却一抬眼就看到了吴羽策。

吴羽策靠在墙上,李轩走过去和他并肩而立。他感觉到吴羽策身上那种紧绷忽然松懈了一点。于是他转过头去看他。

李轩很少看见吴羽策有这样毫无遮拦的眼神,尽管他的确是虚空最一往无前的那把刀,但他冷静又克制,浑身上下都像是散发着金属的冷光。

吴羽策一把抓住他的手,李轩没有推开他。

李轩让他这样确认着站在他身边的人究竟是谁。

他对这样的吴羽策毫无抵抗能力,这样露出自己少年心性的吴羽策,他为自己看到过这样的吴羽策而沾沾自喜,心甘情愿沉溺其中。

李轩甚至把这种感情叫做纵容,尽管这两个字和吴羽策看上去毫不沾边。

他知道是因为今天的2V2比赛,吴羽策一定想和他一起站在比赛场上。

还好最后他们终究是要并肩而行的。

评论(7)
热度(41)

© 骄阳已死.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