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风游.

来自空无一人的将来。

【肖翔】心

  世上已千年。
  肖时钦敲了敲面前的咖啡杯,推了推眼镜。今天的天气实在是很好,他不自觉的眯起眼睛,忽然觉得这样的好天气很熟悉。
  记起来了。
  那天,也是这样的好天气。

  肖时钦看了看天,已经是深冬,这样的天气实在是好得不得了,阳光照着路边的梧桐枝叶繁绿,肖时钦眯着眼睛看了好一会儿,又望了望眼前的山。
  那就是轮回山了吧,看来只能在那里歇脚了。
  肖时钦低下头,拿出汗巾擦了擦额头。忽然他发现了前面的人影。
  “阁下可是也去都城赶考?”肖时钦向他拱了拱手。
  “是,兄台是?在下喻文州。”
  “在下肖时钦。”
  两人恭维了对方一阵,肖时钦又问道:“喻兄,我们同去那轮回山上落脚吧,明天一同赶路。”
 喻文州挑了挑眉,神秘的笑了。
  “还是不了,我要赶路,去蓝雨山上落脚。”
  肖时钦皱了皱眉:“那岂不是还要赶到郭州?今天已是傍晚,喻兄你…”
  喻文州摇了摇头,恭敬的拱了拱手:“那鄙人先告辞了,肖兄说的对,鄙人还有很长的路要赶。”
  “对了肖兄,给你个忠告。”
  喻文州又神秘的笑了笑:“鄙人听说啊,轮回山上有妖怪。”

  星星很快撕破黄昏,夜幕降临。
  肖时钦推开庙门,里面仅有几支快要燃尽的蜡烛。
  “有人吗?”

  一名男子从黑暗中冒出头来,肖时钦猛的一回头。
  肖时钦觉得这世界太不公平了。
  真是好看的男子…
  肖时钦拱了拱手:“在下肖时钦,请问阁下是…?”
  那名男子脸上有一丝尴尬,沉默了半晌,才挤出几个字。
  “周泽楷。”
  肖时钦暗叹一口气,刚想开口说些什么,可是周泽楷已经紧紧咬住了牙关,一副“你再说话我就哭给你看”的表情。
  “小周?你在外面吗?谁来了?”一道温和的声音从寺庙深处传来,肖时钦有些发懵,也只好静观其变。
  “江,有客人,肖时钦。”
  又是一名男子从黑暗中现出身来,那男子礼数周全的朝肖时钦拱了拱手。
  “在下江波涛,阁下是…肖时钦?”
  “正是在下,打扰了,能否借住一晚?”
  江波涛深深的看了肖时钦一眼,转过身去和周泽楷说了些什么,周泽楷脸上忽然出现一丝孩子气的快乐,一下子没进黑暗里了。
  “肖兄可想好了,要在轮回山上借住一晚?”江波涛带着笑意问他。
  肖时钦点了点头,又拱了拱手,“麻烦了。”
  江波涛脸上也出现了如同喻文州一般的笑,转身背对着肖时钦。
  “跟我来吧。”

  肖时钦放下行囊,动了动酸痛的脖子,正想出去散散心。忽然听见窗户外一阵异动,他快步上前,推开了窗户。

  他推开了千年时光。

  一个男子趴在他的窗台上揉着头,帅气的脸上有点痛苦。
  “你谁啊,推窗子知不知道小心点,打到你孙爷爷了知道吗!”
  肖时钦感到抱歉,仿佛哄小孩儿一般,他伸出手去摸了摸他的头。
  “在下肖时钦,抱歉,没看清楚。”
  那男子“哼”了一声,大声说道:“我是孙翔!”
  孙翔。
  肖时钦在心里默念了一声这个名字,轻轻的笑起来。
  孙翔揉了揉头,忽然从窗台一个借力,纵身一跃,嘴里还喊着“小事情接住我!”,就这么从窗户外跳了进来。
  肖时钦一懵,只好伸出手去接他,等他回过神来,他的怀里已经多了个漂亮的大男孩。
  真好看…
  孙翔难得的也有些尴尬,说道:“喂,你抱够了没有?还不放我下来?”
  肖时钦大窘,连忙放孙翔下来。
  “抱歉…失礼了。”肖时钦又拱了拱手。
  孙翔皱起眉头,挥了挥袖子:“你们读书人就是事情多,拱什么手啊,随便一点就好。你喊我孙翔就行,我就喊你小事情吧。”
  肖时钦难得的感到一丝快意,他笑了笑,说:“那好吧,孙翔。”
  孙翔忽然顿了顿,有些害羞的说道:“呃,小事情,你会不会…烤鸡?”
 
  肖时钦没想到事情会变成这样。
  在树木丛生的山上,他在给一个才刚刚认识的人烤鸡。
  哦,人生。
  野鸡的香味顺着风飘了很远,孙翔一副“哇哇哇好厉害”的表情,在火光的照耀下,眼睛闪闪发亮。
  肖时钦盯着他的眼睛,没一会儿微微的焦味唤回了他的注意,他才意识到自己干了些什么。
  居然看一个男人看到走神…
  肖时钦不自然的咳嗽了一下缓解尴尬,专心致志的帮孙翔烤鸡,烤鸡油亮亮的看上去非常诱人。
  “来,好了,吃吧。”
  孙翔看了那只烤鸡好久,撅起嘴轻轻的吹着气,以防被烫到。肖时钦却觉得这样的动作异常的诱惑,他低下头去盯着泥土和还未消散的火光,不知道想着什么。

  吃完了烤鸡的孙翔慵懒的靠在树枝上,他眼神亮亮的。
  “这是我吃过最好吃的一只鸡,比江波涛考的还好吃!”
  肖时钦仰头看着他,心中居然也有说不出的满足。

  树林里窸窸窣窣的异动扯住了孙翔的注意,他立直了上身,忽然几道男人的笑声出现在林子里。
  “孙翔,你又找了个新目标吗,这个看上去好弱哦,你眼光变差了。”
  孙翔的神情有些凶神恶煞,他死死的盯着那个说话的男人。
  “刘皓,你想打架吗?”
  被唤作刘皓的男子装作害怕的缩了缩,讽刺的说道:“哎呀,孙翔大大说话了,我好害怕啊!”
  他身后的人都笑了起来,手中把玩着各自的武器,一副谈笑风生的样子。
  “孙翔,他们是…?”
  “恶心的人。”说完,孙翔手机无端出现一柄战矛,身形一闪便刺向刘皓。
  刘皓神情一肃,手中短剑已经架向孙翔的战矛,而他身后的人已经动了,几柄不同的武器各自刁钻的抽向孙翔。
  “欺人太甚可不好。”肖时钦笑了笑,手中忽然出现一柄弩箭,几枚尖弩直直的射向刘皓一伙人。
  “好样的。”孙翔手中战矛一挑,借力一跃,便扫向他们。
  刘皓一声闷哼,手中短剑忽然泛起蓝色的荧光,肖时钦心道不妙,又是几枚尖弩排成一线射向刘皓。
  来不及了。
  “孙翔!”肖时钦退了一步发现孙翔还在刘皓身边几步的位置,心中一急,大喊出声。
  “渣滓。”孙翔忽然露出一个痞笑,手中乌黑的战矛泛起红色的光芒,他战矛一指,一条虚幻的龙便呼啸而出,直直的穿透那道蓝光,刘皓躲闪不及,被打的口吐鲜血,飞出去几十米。
  肖时钦手里的弩箭前也升起一道阵法,几枚悄无声息的弩箭飞速的射出,穿过刘皓的肩头,将他身后的那个人钉在树上。
  孙翔吃惊的回头,望着肖时钦。肖时钦朝他笑笑,收起了弩箭。
  刘皓一行人慌忙离开,孙翔又不知道将战矛收到哪里去了,他走向肖时钦,可却不接近他。
  “你是天师吗。”他问道“你是来收我的吗?”
  肖时钦没有回答。

  王杰希放下茶盏,方士谦就坐在他身边。叶修吊儿郎当的坐着,和方王二人形成了强烈的对比。
  “你能不能坐正?”一个男子掀开帘子走了进来,向叶修抱怨着。
  “沐秋,你好慢。”叶修说道。
  王杰希忽然望向窗子外,露出一个微笑。
  方士谦忙问他:“杰希,你看到什么了?”
  王杰希又喝了一口茶:“孙翔被收了。”
  叶修诧异道:“谁?孙翔?那个抢了我却邪的小子?怎么可能?哪个天师这么有本事?从却邪底下收人?”
  苏沐秋咳嗽一声,叶修朝他翻了个白眼:“你这个变态就不要说话了,哪有天师给神做武器的?”
  若是有人看到这里坐了些什么人,怕是会激动的晕过去。
  阴阳眼王杰希。
  神医方士谦。
  龙神叶修。
  第一天师苏沐秋。
  王杰希摇摇头:“不是被收了妖丹。”他指了指自己的左胸:“被收了心。”

  孙翔和肖时钦并排坐着,孙翔看上去异常委屈。
  “你猜到了吧,我不是人,我是妖。”
  肖时钦还是露出一丝惊讶:“听到你自己承认还是…挺有冲击力的。”
  孙翔拿着一壶酒:“来轮回山上住的人,都会被我吃掉心,因为我没有,吃掉别人的,我就有一颗心了。”
  肖时钦没有说话,只是听他说完。
  “我们狐妖是没有心的,可是遇见了爱人就会有心。”孙翔的声音闷闷的。
  肖时钦忽然猜到了孙翔接下来会说什么了。
  “肖时钦,我看见你的时候,我听见了自己的心跳。”
  “我爱上你了。”
  这就是了。
  肖时钦喝下一口酒,心里说不出的感觉,他仔细分辨了一下,有开心,有感动,有幸福。
  就是没有厌恶,也没有恐惧。
  “给我看看你的耳朵和尾巴。”肖时钦温和的看着他。“不然我怎么知道你说的是真话?”
  孙翔愣了愣,脸上出现茫然的神色,但还是照做了。
  有耳朵的孙翔,毛茸茸的尾巴。
  鬼使神差的,肖时钦伸出手去摸了摸孙翔的耳朵。
  孙翔的耳朵抖了抖,转了过去。
  “你干嘛!”孙翔气急败坏,“你摸什么,你不是只是要看吗!”
  完了,彻底完了。
  他们两个同时想到。
  狐狸的耳朵,摸了可是会发情的。

  第二天他们醒来已经是正午,孙翔动了动耳朵醒来了,一抬眼,发现肖时钦笑吟吟的看着他。
  “醒了?”肖时钦问道。
  “嗯。”他的声音闷闷的,身后不可言说的那一部分酸酸的疼。
  肖时钦笑着在他耳边说道:“我觉得…你的尾巴也很好摸。”
  孙翔想一却邪怼死他。
  好吧舍不得。

  这样的日子过了半个月,每天吃吃睡睡玩玩的日子还是很开心的。
 可是上天说了,该来的还是会来的。
  这一天,天气不太好。

  周泽楷正在和江波涛吃饭。
  江波涛是个水魔,周泽楷是只虎妖。
  忽然周泽楷抬起头“嗯?”了一声,一跃就化成了人形,把江波涛护在身后,手里拿着荒火弓,背上背上了碎霜箭。。
  “…天师。”
 
  肖时钦和孙翔也在吃饭,两个人同时抬头。孙翔眼睛微眯,却邪已经拿在手里。
  “天师来了。”

  刘皓趾高气扬的走在队伍的最前端,身后是浩浩荡荡的天师队伍,人数至少是百人。
  周泽楷和江波涛赶来和他们两个汇合。
  四个人,对一百人。
  战争一触即发。

  混战已经不能形容那一场战争的凶残,雨下的很大,血水和雨水混在一起。孙翔的身上满是鲜血却有大半不是自己的,周泽楷的箭箭无虚发,江波涛站在周泽楷背后为他加持,而肖时钦的指挥,让天师们恨的牙痒痒。
  “废物。”刘皓暗骂一声,手中的短剑竟然悬浮了起来,口中喃喃着什么,短剑旋转了起来,越来越快。周泽楷一惊,手中碎霜箭搭上荒火,拉弓出弦都极快!
  可是来不及了。

  短剑直直的飞向还在奋战的孙翔,可是孙翔竟然毫无反应。
  “孙翔!!!!”
  碎霜箭射穿了刘皓的身体,强劲的力量带着刘皓飞了起来,刘皓被钉在山崖上,眼看就不活了。
  肖时钦眼瞳一缩,飞身上前。他本来就和孙翔站的很近,此时疯了一般扑上前去,竟然挡住了那足以射穿妖丹的短剑。
  …好疼。

  天师渐渐退去,还有行动能力的不足十人。孙翔一下跪倒在雨水里,手指颤抖着抓住肖时钦。
  “肖时钦?”
  肖时钦眯着眼睛,雨水滑进他的眼睛让他看不清孙翔的表情。
  “别怕,没事了,去找江波涛,你会好好的,对了,去找叶修,你知道他吧,龙神叶修,你找到苏沐秋就能找到他,让他给你一颗心——”
  肖时钦的声音渐渐弱了下去,孙翔无法抑制的颤抖起来,他咬了咬牙,手放在肖时钦的伤口上。
  “孙翔,你在干什么?!!”江波涛大惊失色,却被周泽楷抓住。
  “他要救他。”
  肖时钦的神智渐渐回到他的身体里,他只觉得腹部暖暖的,他费力的睁开眼,看见了孙翔。
  “不行…孙翔!”他已经没有力气再说话了,只是狠狠的瞪着孙翔,眼里有无法抑制的绝望。
  他消失了。

  一柄乌黑的战矛跌在地上,发出金属的脆鸣。
  肖时钦躺在雨里,江波涛把他抱起来,周泽楷沉默的跟在他们身后。
 
  “啧啧…可怜了我的却邪。”陌生的男声出现在他们的身后。周泽楷已经拉开了弓,对着出声的地方。
  “啧啧,现在的年轻人,话都不说就杀人。要不得啊。”
  龙神叶修。
  “他没有死,你们别这样,搞得跟什么似的。”
  “那边那个受了孙翔妖力的小哥你听着,做你该做的事情,毕竟你现在已经拥有接近无穷的寿命了,给你家孙翔一千年,活着活着他就回来咯。”
  “行了,我的工作完成了,等孙翔回来,要他来我这里拿却邪,回见。”

  那年的状元叫喻文州,那年的榜眼叫肖时钦。

  虽然再也没有人记得他们的名字,可是现在他们就在这家咖啡馆里喝咖啡。
  肖时钦笑着和喻文州说了再见,转身回家。
  天气真的很好,在深冬这样的天气实在让人生不起气来。
  他拿出钥匙打开门,忽然发现沙发上有一双亮亮的眼睛,后来才发现是一只白狐,在他家白色的沙发上只看得出一双眼睛。
  “我就猜到你喜欢白色的沙发,”他笑了,“孙翔。”
  今天的天气真的很好,适合有个重新的开始。
  他回来了。
 





求关注!!!小红心!!!小蓝手!!!!求求你们啦!!

评论(14)
热度(97)

© 因风游.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