骄阳已死.

它来自过去的爱和空无一人的将来。

【双鬼】生活

名字都是乱取的系列hhhhh

  李轩和吴羽策住在一块儿,这谁都知道。

  这天李轩很早就出门了,前一天晚上吴羽策实在累极了,只是睁了睁眼睛又睡了。
  等吴羽策醒来的时候李轩还是没有回来,他也不在意,毕竟那么大个人了,迷路也该找到路了。
  吴羽策有个习惯喜欢早上洗澡,其实这也是被逼无奈,谁让李轩不太会给别人做清洗,如果早上不好好洗个澡作为轻微洁癖吴羽策一天都不舒服。

  门铃响了。
  吴羽策披着浴袍,脖子上耷拉着浴巾,他拿着浴巾擦了擦头发,看了一眼猫眼。
  李轩。
 “又没带钥匙?”他拉开门,问道。
  李轩“嗯”了一声,扫了一眼吴羽策,眯了眯眼睛。
  “阿策,你一定要在早上穿成这样吗?”
  吴羽策朝他翻了个白眼,拉开门要他进来。
 
  “呃,介绍一下,这是我哥的小孩,李子涵。”
  这时候吴羽策才看见李轩背后那个小孩,大约七岁的样子,站在那笑嘻嘻的。
  “漂亮哥哥你好,我叫李子涵,我们可以单独出去玩吗?”
  吴羽策看了小孩子一会儿,面无表情的看着李轩。李轩听了这话额头上隐隐冒出青筋,提溜着他进了门。
  “我哥哥嫂子今天有事,把他们两个孩子放我们这儿带一下,他还有个妹妹,一会儿我嫂子会把她送来的,叫李子清,才七个月。”
  吴羽策点点头,朝李轩说:“我先去换衣服,一会儿等他妹妹送来了我们再商量要干些什么。还有,昨天晚上下雨你没收衣服就拉着我睡觉,衣服没干我只能穿队服了。”
  李轩立刻冒出一头冷汗,朝着吴羽策“哈哈哈哈”干笑。吴羽策也没再说啥,走进房间里换衣服去了。
  “小爸爸…你为什么要拉着漂亮哥哥睡觉?”李子涵小朋友发问了。“那我应该喊漂亮哥哥小妈妈吗?”
  正在喝水的李轩被这两个问题呛住了,他咳嗽了好一会儿,忽然恶向胆边生,点点头,说:“那你就喊他小妈妈吧。”
  反正也没错╮(‵▽′)╭
  虚空药丸。

  李子清小朋友被送来的时候吴羽策正在把淋湿的衣服往洗衣机里面塞,李轩正在厨房里做早饭。
  “小轩,辛苦你啦,子清和子涵就劳烦你们照顾了。”年轻的少妇朝着李轩点点头,歉意的微笑着。李轩摇摇头,对着少妇说:“没事的,姐,放心吧。”
  少妇点了点头,对着李子涵说:“子涵,要帮着小爸爸带妹妹知道吗?”
  说完她还不放心,拿出一袋奶粉和一个奶瓶,以及一个玩具。“这是子清喝惯了的牛奶和奶瓶,这个是子清最喜欢的玩具,她要是哭了就给她就是了,子清身边一定要个人看着,抱她的时候一定小心抱紧了,她要睡觉的时候子涵会看出来的——子涵,那个时候要告诉小爸爸知道吗?”
  李子涵其实非常懂事,这就导致他有些老成。
  “知道了,妈妈,早点回来。”
  少妇爱怜的亲了亲李子清,又亲了亲李子涵。忽然她看见了吴羽策。
   “这就是你的室友吧小轩,你好,我是彭菱,是李轩的嫂子,今天就麻烦你了。” 
  吴羽策摇了摇头,带上了一点清浅的笑意:“没关系的,您放心。”
  彭菱走的时候还不放心的叮嘱了老一会儿,李轩连连保证才关上门。
  吴羽策看着李子清好一会儿,忽然抬起头看着李轩:“小轩?”
  李轩被他呛了一下,无奈道:“我妈就那么喊我,我爸一般喊我全名的,所以我们家一般都喊我…呃,小轩的。不过我哥是喊李轩的。”
  吴羽策听了笑,说:“我妈喊我羽策,不过只有你一个人喊我阿策。”
  只有你一个人喊我阿策。
  李轩笑了起来,趁着吴羽策走进卧室,和他交换了一个温柔的湿吻。

  李子清小朋友没睡一会儿就醒来了。
  大概是在陌生的环境里,小朋友醒来就开始哭闹。李子涵当时正在荣耀的竞技场里被菜虐,而李轩看着他的小阵鬼笑的前仰后合的。
  吴羽策是第一个反应过来的,以职业选手的手速抄起奶瓶塞进小朋友的嘴里,于是哭声戛然而止。
  “……小妈妈手好快。”

  可是一直把奶瓶塞在她嘴里也不是个事儿啊,吴羽策一上前去拔出奶瓶她就哇哇哭起来了。
  于是大男人吴羽策只好把奶嘴塞在小奶娃嘴里,眼看李子清小朋友不吃这招马上又要放大招哭起来,吴羽策手足无措的看着李轩。
  李轩看着有些局促的吴羽策,目光温柔,轻轻笑了起来,走上前去。
  “这小子会教我们怎么做的。”

  李子涵退出竞技场,抬起头看着李轩:“小爸爸,你说好的,帮我打败那个家伙。”
  李轩点点头,说:“知道了,快搞定你妹妹!”
  李子涵爬上沙发,伸手抱起了他的妹妹。
  “要这么抱,呃,我力气太小了,抱不动很久,所以——小妈妈,你抱一下,好不好?”
  吴羽策反应了三秒才反应过来是在喊他,他又不好追究毕竟童言无忌,他叹了一口气,僵硬的抱住那个要哭的奶娃娃。
  李轩看着笨拙的吴羽策,心中忽然升起一阵幸福的感觉,那种感觉不是任何东西能给的,唯有——家庭,能给一个男人这样的感觉。
  李轩眼疾手快的拍下了抱着奶娃的吴羽策,而吴羽策因为全身尴尬而不知道手脚怎么放,根本无暇顾及李轩的动作。
  调整了一下姿势吴羽策终于没那么僵硬了,而李子清小朋友在他的怀里笑。
  吴羽策忽然就被Shock到了。
  如果…自己也能有这么个小奶娃,多好。
  吴羽策虽然清冷而且不怎么爱笑,但是似乎孩子们都很喜欢这个偶尔温柔的大哥哥,家里一副和谐的样子。
 
  生活就像荣耀,不时就要下个副本。
  李轩望着李子涵列出的菜单,一个头两个大。
  吴羽策则轻声细语的哄着李子清,因为不知道为什么她哭了起来。
  李子涵跑出来一看,宣布道,妹妹要换尿布了。
  今天的虚空双鬼,似乎不太好。
 
  如果虚空的粉丝看见这一幕,虚空也不用打比赛了,直接当网红算了。
  虚空双鬼,一人开着电脑搜索如何换尿布一人拿着平板茶菜谱。
  李子涵觉得,如果职业选手都是这样的,荣耀迟早药丸。

  最后换尿布这个艰巨的挑战在吴羽策请隔壁那个孙女都快成人了的老奶奶帮忙的Bug完成了。
  所以他搜索了那么多并没有什么卵用。
  反而是李轩很是认真的炒起了菜,然而吴羽策闻见厨房里的味道一点都不委婉的表示他来。
  “阿策…我真的可以的。”
  “这就是你炒胡萝卜不放油的理由吗。”

  李轩坐在电脑前拿着李子涵的小阵鬼竞技场。
  “哇…小爸爸你好厉害!”
  李轩被夸的飘飘然,哼哼两声刚想说话。
  “李轩,过来吃饭。”
  “诶来啦!”
  李子涵默默捂脸,我刚刚是说了什么蠢话?

  “我来两把。”吃过饭,吴羽策便坐到电脑前点了开始,正好轮到个骑士。
  刚刚被吴羽策洗成斩鬼的鬼剑立刻冲了上去,对着骑士就是一个月光斩。
  一波打爆。
  “……阿策,你是个鬼剑啊。”饶是李轩这样熟悉吴羽策的人,还是扶了扶额。不在比赛场上,吴羽策打的异常奔放。而李子涵已经惊呆了,半天说不出话来。
  “我决定以后就玩斩鬼了!!!!”李子涵小朋友对天发誓。
  李轩泣不成声。

  吴羽策把衣服从滚筒洗衣机中拿出来,放在盆子里,然后趁李子清还在睡觉,拿到阳台上一件一件晾起来。
  李子涵忍不住想,这真的是刚刚那个一波打爆骑士的人吗?!
  “小妈妈好贤惠…”李子涵忍不住说道。
  李轩深以为然的点了点头,一脸“我媳妇我骄傲”的表情。
  ……李子涵过去抱着妹妹哭泣。

  傍晚的时候吴羽策和李轩决定带他们出去玩。
  说是出去玩,其实就是带着去花园里散散步而已。
  两个游戏宅能干嘛呢,最大的运动量就是散散步。
  吴羽策抱着李子清,李轩拉着李子涵。
  夕阳把他们的影子拉得很长。
  吴羽策走在他们后面,李子清在他肩上睡熟了。吴羽策一手拿着手机,拍下了李轩拉着李子涵在前面走。
  夕阳给他们模糊了身影,他们就像是要走回太阳里面去。
  吴羽策的心忽然就软软的,他笑了起来。
  李轩回过头正好看见他笑,也回了一个灿烂的笑容给他。
  吴羽策觉得,这样的日子很好。
  如花灿烂。



  【职业选手群】
逢山鬼泣:【抱着李子清的吴羽策.jpg】
夜雨声烦:我的天啊你们也太快了连孩子都有了队长队长我们也去弄一个吧真的好可爱啊我要被萌化了啊啊啊啊啊啊!!!!
索克萨尔:少天,你好像…没有这个功能吧。
君莫笑:你没有,鬼刻有啊。
一枪穿云:呵。
鬼刻:呵呵。
海无量:呵呵呵。
一叶之秋:这是怎么了【害怕.jpg】
生灵灭:五期集体犯病?
鬼刻:【牵着李子涵的李轩.jpg】
夜雨声烦:…………
君莫笑:……
百花缭乱:……
无浪:……
逢山鬼泣:……
索克萨尔:……
君莫笑:双鬼一放闪光弹
秋木苏:我们全都没眼看
………

  李轩笑倒在吴羽策身上,吴羽策的嘴角也有温暖的笑意。
  李子清和李子涵睡着了,进入了甜甜的梦乡。
  李轩搂着吴羽策,打了个哈欠,在他耳边告诉他,他很爱他。

  这样的生活,如歌,如水。
  细细的流着,唱着,一不小心,就是一辈子。

 

 ————————放个彩蛋—————————

“阿策,你打算,什么时候再给我穿一次女装看看?”
  “滚!”

不要脸的求关注小红心小蓝手啊啊啊啊啊啊!!!!!
(*>艸<)

评论(16)
热度(119)

© 骄阳已死.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