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风游.

来自空无一人的将来。

【双鬼】【林方】乍见之欢,久处不厌(上)

是啊我就是摸鱼的張之丧_ノ乙(、ン、)_
不过好久没来估计也没人想_ノ乙(、ン、)_

这次给大家带来一个小连载…估计两到三发完结…
对作词没有一点点研究,强行胡编乱造
流行作词轩x民谣作词策
括号里的歌词都是我编的,也不是什么好东西就是矫情一发_ノ乙(、ン、)_
依旧球关注小红心小蓝手_ノ乙(、ン、)_
我是一条民谣狗,死在民谣乡_ノ乙(、ン、)_
↓ ↓ ↓不介意就开始吧

 【南方的你,北方的我,穿过窒息的涌流,相撞在一起,消融在彼此的身体里。】

  李轩放下耳机,窗外的阳光一点点消散了。
  天要黑了。
  李轩划开手机,看了一眼播放器的专辑封面。
  这是犯罪组合的新专,犯罪组合是民谣圈的新组合,但是其中的林敬言却是民谣圈的老人了,与他是故交,化名唐三打,后改名冷暗雷。李轩看了一眼犯罪组合的另一个。
  海无量。
  李轩拔出耳机,打通了电话。
  “喂,老林啊,是我啊,李轩。”

  【向黑夜借一杯威士忌,向白昼借一点浑噩,我活着。】
  吴羽策动了动脖子,发出今人牙酸的磨合声。他揉了揉凌乱的头发,尝试了两次才站起来。
  啧,腿麻了。
  居然写词写到四点多,还趴在客厅的茶几上睡了三个小时。
  他划开手机,足足有十几个未接电话。
  吴羽策划了划手机,看了看来电人的名字就把他抛在沙发上打算洗个澡睡个回笼觉,谁知道手机刚刚跌倒在沙发里就像烫伤一样叫了起来。
  吴羽策烦躁的“啧”了一声,拖着腿去接电话。
  “喂?”
  “吴羽策,你终于接电话啦??你数数我给你打了多少电话?”
  “少废话,找我有事?”
  “昨晚上你怎么没来?我们在虚荣玩的可high了。”
  “昨晚上写了一晚上,没时间。”
  “您这太拼了,那我得犒劳犒劳你,今天中午来老林家吃饭吧,正好他也邀请了个朋友,也是个写词的。”
  吴羽策想拒绝,他不太乐意见陌生人,但是一听对方也是个写词的,就觉得大概有话题聊。
  “好,我先去洗个澡,睡一觉。中午我去找你。”
  晨光微熹,城市苏醒,他却在孤独里,缓缓睡去,无悲无喜。

  【是你,是我,在昏黄的深海,褪下衣衫,拥抱死亡,走向孤独的海岛。】
  “我刚刚听了你们的新专啊,挺棒啊老林哪儿找的小新人,嗓子挺好啊。”
  “方锐,一开始蓝雨那儿练流行的,后来去了摇滚,到现在被我抓来唱民谣了,他那以前的名字你肯定听过。”
  李轩被吊起了胃口:“什么名字我一定听过?”
  那边的林敬言笑了笑,说:“摇滚之王,鬼迷神疑。”
  李轩倒抽一口气:“我去??你把他抓来了??他还肯转型陪你唱民谣??”
  林敬言没有说话,但是李轩又炸开了:“老林,你没搞错吧?你把人家拐上床了?”
  林敬言在电话那头轻笑:“李轩,我当你这辈子都反应不过来了,明天来我家吃饭吧,我介绍他给你认识认识。对了,今晚在虚荣你来不来?来的话你就能看见方锐。”
  李轩扯了扯嘴角:“不了,这几天要写点儿,下个月就是打榜的日子,我打算月末交一首,明天去你那吃午饭吧。”
  林敬言惊讶:“一首?你这是志在必得啊,不过虚空工作室已经是业界顶梁柱了,作词界的大哥大,你还是其中的一把手,作词榜首没差了吧?”
  李轩转了转笔:“话别说满,哦对了,你这词谁写的,改天约出来吃个饭。”
  林敬言顿了顿:“你要挖我墙角?人家是个自由人,和方锐有交情才帮我们写词的,这样为难人家是不是不好?”
  李轩也就没继续说,和林敬言扯了几句就挂了电话。他又拿起手机翻了翻歌词。
  鬼刻。
  他抬起头看向窗外,夕阳过半,一群鸽子飞了过去,“呼啦啦”的响了一阵,一切又归为平静。

  【当我们在沙滩上缠绵的时候,能不能不拒绝大海。】
  吴羽策再醒来的时候已经是11点半了。
  他站起身打算换身衣服出门找方锐。吴羽策是个生活严谨的人,收拾自己总是很细致,所以方锐总是戏称他是“吴女士”也不是没有原因的,甚至现在外界依旧认为犯罪组合的作词人是个姑娘。
  姑娘就姑娘吧,吴羽策自己都不太在意,方锐尽管常常拿这个打趣,事实上也没有什么意见。既然名字都能用笔名,性别上的小误会似乎也没什么。
  吴羽策把钥匙塞进风衣口袋,下楼开车。他的车子是悍马H6,车子贵不说还吃油,但是吴羽策很喜欢自己的车。他拉开车门,踩了一脚油门,悍马的发动机怒吼一声,吴羽策往方锐家驶去。
  “来了来了,哎老林吴女士来了!”
  吴羽策听见方锐的声音,感觉他来就是个错误。
  林敬言从厨房里探出头来:“来了就坐,别和我们客气。”
  吴羽策点点头,方锐在他耳边叨叨,吴羽策忍无可忍的捂住耳朵:“方锐,你没在唱摇滚了,要保护嗓子知道吗!你最近和黄少学什么了?”
  方锐委屈的泪眼汪汪x:“好啊,你迟早会失去你老公我!”
  林敬言在厨房里闷笑,方锐就看在厨房外的餐桌上,而吴羽策靠在餐桌对面的墙上。
  “老公,可别,你这样留我独守空房,我可是会难过的。”吴羽策作伤心状,吓得方锐半天没说出话来,张着嘴,什么也说不出。
  吴羽策轻笑,又和方锐扯开了,这时候,门铃响了。
  林敬言走出厨房,摸了一把方锐的头,对着吴羽策说:“我朋友,我去开门。”
  厨房里的电饭煲发出“滴滴”的声音,熬着的汤漏出一点点香味,吴羽策无端的觉得,这样的日子不错。
  ——只差一个陪我的人。

  【老旧的连衣裙被风扬起裙摆,而我背起你的女士背包开始远行。】
  李轩站在林敬言家门口抽烟,眯起眼睛听着门里的动静。
  “诶,李轩,进来吧。”门发出“喀嗒喀嗒”的声音,林敬言推开了门。
  李轩摁灭烟头,丢在林敬言放在门口的垃圾袋里。
  “怎么又开始抽烟了,都戒了多久了,前功尽弃啊。”
  “随便抽抽,下不为例。”李轩脱下鞋子走进客厅,转头就看见两个男人站在厨房门口的说笑,一个男人靠在墙上,背挺的笔直,有些淡漠的样子,眼里却有星星点点的笑意。另一个随意的半坐在餐桌上,表情生动的多,很活泼的样子。
  两个人都转过头来看他,本来半坐在餐桌上的男人站了起来,笑着对林敬言说:“老林不和我们介绍介绍吗?”
  而依旧靠在墙上的那个男人淡淡的看着他一副无悲无喜的样子,只是眼里有些下意识的戒备和一点好奇。
  林敬言温和的笑了笑:“这是李轩,虚空工作室的大哥,流行乐坛的作词一哥。”
  方锐“哇”了一声,说了几句:“你好你好,我是方锐,海无量。”说完他又转过头去招呼吴羽策。
  “这是吴羽策,我的作词人,也就是鬼刻。”
  李轩看见吴羽策的脸有一边不知道为什么蒙上了模糊的阴影,他愣了愣,一方面是因为他居然觉得这个男人有些奇异的美好,另一方面是觉得惊讶——
  “鬼刻…是男的?”
  李轩看着那张自己只看过一眼完整的,此时浸着阴影着的脸,忽然觉得命运的洪流一瞬间掠过指尖——只是太快了,他很久以后,才再次记起。

  【用什么样的吻,留下你眼睛里的荣光,放在你爱的风信子里,去向你来的方向。】
   吴羽策听见他的问题,笑了起来。
  “抱歉让你失望了,我是吴羽策,久仰大名,逢山鬼泣。”
   李轩和吴羽策坐在沙发上聊天,方锐被林敬言召唤进了厨房。吴羽策本来也不是多会聊天的人,只是李轩在说其他作词的一些趣事儿,吴羽策在听。
  “……所以你就知道了苏沐秋那家伙给叶修作词故意让他表白,就是唱出来的那种,把叶修郁闷坏了,我还是第一次看见叶修那家伙露出被算计了表情哈哈哈”
  吴羽策的话不多却是个好听众,时不时就用“嗯”“有意思”“是吗”“然后呢”引导李轩继续说下去。这让李轩觉得和他聊天很是愉快。
  “吃饭啦,快来!要不要喝酒?哦…吴羽策你今天又坐变形金刚来的啊?”
  “变形金刚?”李轩疑惑的看了一眼吴羽策。
  吴羽策无奈:“是我的车,他总觉得是变形金刚。”
  吴羽策走进洗手间洗手,李轩好像去了厨房和林敬言说些什么。吴羽策在洗手的时候微微有些走神,不知道在想什么。
  “吴羽策你好了没,我还以为你就在厕所开始吃了,真是,快点来吧就等你了!”
  方锐的声音惊醒了走神的吴羽策,朝方锐毫不留情就是一个白眼,走出了洗手间。
  ……这个位子排的有些奇妙啊。
  林敬言坐在方锐旁边,两个人坐在桌子的一边,反而空出的两个座位并排,在桌子的另一边。
  是不是很眼熟,是的就是和见父母之后吃饭的座位一模一样。
  吴羽策丢给方锐一个眼刀,叹了口气从善如流的开始吃饭。
  李轩坐在吴羽策旁边,和林敬言聊了起来。
  “是啊,我发现兴欣那个小作词很有意思,我有把他收入虚空的意思。”
  “我猜你也只是有点意思,微草的少当家可是他的小男友。”
  “这个我知道,上次打榜他居然指名点姓的说要挑战我——当然你也知道他输了,之后,高英杰来找过我,希望我能指导他。”
  “他也找过我。”
  正在努力吃林敬言剥的虾的方锐,李轩还有林敬言同时看向慢条斯理吃着饭的吴羽策。
  “高英杰找过你?”方锐震惊了。
  吴羽策点点头,抬眼说道:“不仅找过我,还希望我能收乔一帆作徒弟,指导他走民谣的路子,后来被我拒绝了。但是我觉得他现在磨合的还不错。只是兴欣可有苏沐秋这么个词曲唱弹无所不能的,还有叶修,乔一帆纵然心思细腻,可是创作的局限性还是太大了。”
  李轩愣了愣,没想到鬼刻这个名字也有这么大的脸,忽然他又想起了什么,问道:“轮回歌神周泽楷的编外民谣新专,限发三千张的《波涛海浪》是你作的词?”
  吴羽策又吃了两口饭,淡淡的笑了一下:“是啊,我的作品,署名是鬼刻,只是大概没人看见,我也就没什么人气。”
  ——什么没什么人气。方锐翻了个白眼,这人连性别都是个误会,而且民谣本来就有些小众不如流行,要不是他一心创作人气早就爆炸了,毕竟和他合作的都是周泽楷这样的华语乐坛当之无愧的第一,想出名推一把就光芒万丈了。
   饭后四个人聊了一会,听林敬言唱了一会儿方锐嚎了几嗓子摇滚,吴羽策打算回家了。
  “你怎么过来的?”
  “走路来的…不过现在太阳太大了,我一会儿再走吧。”
  吴羽策和李轩站在电梯里,两个人是一同离开林方家里的。
  “我送你吧,你住哪儿?”
  “D区那边,你呢?”
  “我也D区,顺路。”
  李轩看着吴羽策的车子心情复杂。
  我去,这也太霸气了!这是从中东来的弟兄啊?真的不是混黑社会的?写出那样的词的人怎么开这个车啊?
  “怎么了?”
  “……果然是变形金刚”

                               TBC.

 

评论(4)
热度(45)

© 因风游.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