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风游.

来自空无一人的将来。

【喻黄】【双花】【乐黄友情向】牡丹烟花(上)

大家好我是张之丧啊 _ノ乙(、ン、)_
好久不见因为开学了嗯_ノ乙(、ン、)_
我想你们啦♡

开始吧
↓ ↓ ↓ ↓

  黄少天最近感觉很苦恼。
  因为张佳乐要来G市玩。
 
  张佳乐生日在二月,黄少天觉得张佳乐的生日太适合他了,2.24,无论怎么样,加减乘除,都二。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黄少天原话。

  张佳乐只想抬起猎寻爆黄少天的头。
 
  二月的G市比Q市温暖多了,连雪都没下过。刚刚过完年,G市还有半边埋在新年的气氛里。黄少天靠在接机的栏杆上玩手机,时不时抬起头看张佳乐来了没有。
  张佳乐提着行李走出登机口,往接机的出口走。到处都是G市方言让他有些头昏脑涨,骂骂咧咧的感觉让他想起自己被世界怀疑的那段时间。
  想什么呢。
  摇摇头,戴上墨镜拉起行李箱走出了门,张望一下,狠狠地拍了拍黄少天的肩膀。
  “嘿!妖刀先生。”

  黄少天吓了一跳差点把手机摔地上,眼疾手快的抓住手机。
  “张佳乐你吓死我了!”小声地恶狠狠地对张佳乐说,又摆了几下头,紧张的看了看四周生怕有人听见他刚刚说的话被粉丝围殴。
  “谁知道你这么胆小!”张佳乐翻了个白眼才发现自己戴着墨镜黄少天看不见,只好绕过栏杆走到黄少天身边去。
  “走了走了!”

  黄少天会开车,连喻文州都不知道。
  蓝雨派来的司机规规矩矩的坐在后座上,和张佳乐肩并肩手牵手(并没有),而黄少天挂挡踩油门一气呵成车子“嗖”的一下就飞了出去,张佳乐只觉得被什么东西按在座椅里,然后就惊恐的看见窗外的景色“哗哗”的往后面退。
  “黄少天你要和我殉情啊——”

  蓝雨派来的司机终于明白张佳乐为什么拿不了冠军了。
  唉,碍于智商。

  其实黄少天开车很快但是很稳,不一会儿就到了蓝雨俱乐部楼下的停车场。
  “下车!你愣着干嘛和我们俱乐部的车子谈恋爱呢?”
  张佳乐愣愣的看着黄少天,足足缓了半分钟才缓过劲儿来。
  “你什么时候会开车的????”
  黄少天很是得意的“哼”了一声:“你天哥会的东西多着呢,长见识了吧,知道你开始崇拜我了矜持矜持知道吗,收拾一下你的口水来跟着天哥走!”
  张佳乐是真的被唬住了,机械式的跟着黄少天走,想着这家伙难道真的深藏不露?
  忽然黄少天紧张兮兮的转过头拉住张佳乐:“那个,张佳乐啊,你可千万别告诉队长我会开车啊!不然我一定会死无葬身之地死无全尸五马分尸的!”
  张佳乐无语的点了点头,他刚刚就当做梦吧。
  其实黄少天很早就会开车,他18岁就考了驾照,但是他想驴喻文州,于是隐瞒了自己会开车的事实。他和喻文州确定关系那天晚上,喻文州开车来的但是喝醉了没办法开车回去。喻文州喝醉了也没有太混乱,还是浅笑着特别温和的样子,而且喻文州喝酒不上脸,哪怕他还有一口就不行了分分钟就倒下,但是在这一口之前他还是一副能再干倒一百人的气势。
  但那天喻文州有些迷糊了,大概也只有黄少天看得出来。所以当黄少天听见喻文州问他“少天会不会开车?”的时候非常果断而简洁的说。
  “开车?开车这么高大上的技术我怎么可能会?啊哈哈我知道我看上去特别可靠但是队长这个技能点我还没有点啊要不下次我加油努力一把…”
  喻文州只用了一句带着无奈的“少天”就让黄少天闭上了嘴。
  “那我们走回去吧,这个点,估计也没车了。”
  这气氛也没谁了,星空灿烂,路灯微亮,路上一个人也没有。
  “队…”
  “少天想说什么?”
  很好,告白前一秒钟被告白目标一句话打的没了信心。
  “我来说吧,平时少天辛苦了。”
  被告白目标打了信心之后再被嘲讽怎么办,急,在线等。
  “少天,我…”
  黄少天觉得,晚风在那一刻为他停住。

 “停停停!!!!”
 张佳乐盯着黄少天一副“我恋爱了,我要结婚”的表情,一脸不忍直视。
 “到了没,怎么这么慢啊??”
 “你急什么,刚刚你才吃了两包薯片你就饿了??”
 “庙会诶庙会!好多好吃的!”
  黄少天默默的转过头,盯着张佳乐一副研究宇宙的表情:“张佳乐,我一直不明白怎么有人能吃下两包薯片。”
  张佳乐刚刚想开口嗤笑黄少天孤陋寡闻,黄少天缓缓的接上了下一句:“——的同时还想吃更多!张佳乐你这是挑战人类极限啊!我以为四亚已经很了不起了没想到你还想在联盟里当最能吃的那一个啊!难怪要去霸图现在只有张新杰能和你比了吧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张佳乐默默的戴上眼镜躺回座椅靠背,比垃圾话,和黄少天?
  找死。

  其实蓝雨到那边并不远,平常开车十分钟就到了,但是今天人很多,两个人要是走路估计人会变得更多,只好无聊的在车上找事情做。
  “——一对K!我去,你别看我的牌,我开车呢!”
  一直没什么存在感的司机:“…黄少,既然这样,您别把牌抓在方向盘上啊。”
  张佳乐:“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哎我去黄少天你怎么赢了?????”

  “唉张佳乐你自己点的你别跑你先把钱付了你干什么跑哪去先把东西拿了啊你以为你钱多啊快过来!”
  “你先帮我拿着我去排队!”
  “张佳乐你吃不吃你给我拿着这么多啊我手都动不了啊我怎么吃啊都冷了你的串…你还买粥你吃的了吗你听我的那个不好吃!”
  ……

  “张佳乐?”
  黄少天手里的东西被张佳乐清空了一次终于轻松了一点,转头却发现张佳乐不见了。
  在人潮人海里走失总是一件麻烦的事情,黄少天在人潮里找了快一个小时也没找到张佳乐,眼见着两人说好的回程时间快要到了,黄少天又在出口的地方等了二十分钟,打电话张佳乐也不接,便打算回蓝雨。
  司机早就回去了,两人本打算徒步回去的,其实走路也不太远大约也就二十来分钟,黄少天觉得说不定他回去的时候张佳乐指着他大笑说他傻逼兮兮的等了那么久。
  黄少天想着,翻了个白眼。

  “张佳乐还没回来?”
  黄少天终于认识到事情的不对,便打算折回去接张佳乐,从蓝雨去那边连个拐弯都没有,只要沿着路走就行了,张佳乐不至于连路都不认识。
  “我去找,文州你就…怎么了文州,你还在看电视…?”
  喻文州的表情显得有些凝重,他挥挥手示意黄少天过去,指了指电视机。
  “少天,我觉得,你最好看看这个。”
  黄少天疑惑的凑过头去,立刻就像是被僵直弹击中了一样。
  “…在下午四时庙会期间烟花意外爆炸,造成火灾,期间有社会人员持刀抢劫,场面一片混乱…”
  黄少天的眼神变了,他看着电视屏幕,只用了一会儿就看到了一头酒红色的小辫子。
  “那是张佳乐,队长你联系孙哲平,让他尽快赶到G市。”
  喻文州点点头,他看见黄少天走了出去,抄起不知道哪里冒出来的车钥匙,三步两步便上了车。
  喻文州掏出手机打了个电话。
  “请问是孙哲平前辈吗?”

  张佳乐,你可千万别出事啊,出了事孙哲平能拆了蓝雨…
  黄少天一个急刹停在街头,也不管能不能停车,墨镜都顾不上带,直直的冲进人群中。
 
  张佳乐知道这次事情大条了,他随着人群蹲着,看了一眼歹徒手里的刀,又马上低下头去。
  自己好歹有点知名度,要是这人的目的只是报复社会的话,那还真是…
  张佳乐心里忐忑,望了几下没看到黄少天心里忽然有些庆幸,因为在G市明显黄少天更有名气。
  张佳乐的后背是一个饰品摊子,他小心翼翼的伸出手,瞥了一眼,看见一顶黑色的帽子,迅速拉过来扣在自己头上,遮住了他冒眼的酒红色头发,但是似乎歹徒发现了他带点欲盖弥彰意思的动作,刚刚想走过来看看什么情况。
  忽然他抬头看到一个人冒冒失失闯进了蹲着的人群,嘴里还冒出一大段话。
  “我去怎么都蹲着什么情况难道是什么不可告人的游戏吗…”
  张佳乐只觉得全身发凉,死死的盯着那人不敢相信。
  黄少天??
 
  黄少天不知道自己哪儿来的勇气冲入人群,他觉得自己简直可以拿奥斯卡奖了。他悄悄环视了一下四周,便很快锁定了张佳乐,然后又很快的把眼睛移开了。
  黄少天瞪大了眼睛看着中间持刀的歹徒一副还没缓过神来的样子,歹徒的反应很快,只是愣了一下便冷笑起来。
  “哦哟,很巧啊…这不是蓝雨的剑圣黄少天嘛?”
  黄少天站在原地,一副还是不明白发生了什么的样子,但是方位变了变,背对着张佳乐,右手做了个动作,食指勾了勾。
  张佳乐已经打算站起来了,他很急,但是黄少天右手不同寻常的反应让他愣住了,这个动作,嘲讽?
  黄少天在拉仇恨!

 

                             TBC.

评论(3)
热度(50)

© 因风游.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