骄阳已死.

它来自过去的爱和空无一人的将来。

【双鬼】莫负韶华

大家好我是张之丧_ノ乙(、ン、)_
糖我发不出啊…
那个,凑合看看吧,这次是策单箭头轩。
开始吧。
↓ ↓ ↓ ↓ ↓












  我是在电脑城遇见吴羽策的。

  “你是…吴羽策?”
  他转过头来看我带着点儿惊讶,盯着我看了好一会儿,似乎把我当成粉丝了,迟疑的说了一句。
  “…你好?”
  我笑了一声,指着自己的脸说。
  “是我啊!”
  他似乎只是有个模糊的印象,但是已经足够他放下戒备了,他勾起一个浅笑。
  “最近还好吗?”

  “所以你来电脑城是为了买路由器和新手机?旧手机不能用了吗?”
  吴羽策摇了摇头,搅拌了一下手里的咖啡,瞥了一眼刚刚放下的两个盒子,端起咖啡喝了一口。
  “都挺好的,就是想换新的。”
  我愣了愣,感觉些许异样却不知道从何说起,只好咳嗽一声转移话题。
  “那,你还好吗?还是一个人吗?”

  大概世界上只有李轩不知道吴羽策喜欢他。
  他每天都开开心心称呼他“阿策”,与他勾肩搭背,时不时还在微博上和吴羽策卖个腐,真诚到让吴羽策产生了“他真的有点喜欢我”的错觉。
  可是吴羽策又觉得那只是一点儿错觉,这位隐忍而坚韧的副队长绝对不做一点儿把握都没有的事儿,选择鬼剑士这个职业是对他自己实力的自信,唯独感情——
  唯独感情,他左右为难,忍辱负重,小心翼翼的走每一步。
  整个联盟都知道。
  李轩愣是没看出来。

  李轩是个挺开朗的人,和谁都处的挺好,在联盟里人缘很好,和谁都聊得来。
  开朗在感情上就变成了大条,吴羽策那点儿有点扭曲的感情在他这儿自己还原成了『最好的朋友』的关心。
  虚空双鬼,就这么走了好久,谁都没法儿回头了。

  虚空双鬼止于十四赛季。
  退役之后两个人买房子都是邻居,李轩甚至想过干脆在墙上开个门,把两个人的房子打通算了,对外还能说“是啊我和他住在一起。”
  吴羽策有时候觉得庆幸又觉得有点儿难过,庆幸和难过的都是李轩一直是一个人。
  用这种暧昧的,微妙的,模糊不清又界限分明的身份互相陪护,就像除了不再上场比赛一切都没有变样。
  但是这样的日子也没有给吴羽策多久。

  那天是跨年,李轩在早上出门之后遇见了刚刚晨练回来的吴羽策,并邀请他到他家做饭。
  吴羽策答应了。

  吴羽策的厨艺不是特别好,只是勉强及格罢了,但是李轩又不挑,自己又不会做饭,干脆两个厨房轮流做饭,灶前站的都是吴羽策,李轩就负责打下手和洗碗。
  跨年商店关的特别早,吴羽策特意早早买好了菜,打开电梯门的时候正好看见李轩的门正好关上。
  这么早就回来了?
  吴羽策走上前两步,有些吃力的掏出钥匙,忽然他的动作顿住了。
 
  一闪。
  又是一闪。
  那是什么。
  吴羽策把手中的东西堆在一边,蹲下去仔细一看。
  耳环。

  那是什么呢。
  吴羽策沉默的掏出手机,划开。
  『李轩:阿策,今晚上我出去吃,陪姑娘,可好看了哈哈哈,那你要不要回虚空陪小盖他们?』

  这就是了。
  这就是了。
  李轩说,好像没什么能摧毁吴羽策,因为他像劲竹,坚韧,风雪暴雨,烈日闪雷,都不能。
  可是有些东西,远比这些东西猖狂。
  也不是刀,也不是剑,也就是大概像是一双手那么大的力气,居然能抽离灵魂,把生活的一个角干脆利落鲜血淋漓的剥离。
  那是爱。

  巨大的失落与空洞感从心里传来。也说不清楚是什么,反正有东西汩汩的流出来,吴羽策想道。也许是爱吧,流完了就没了也不难受了。
 
  跨年那天吴羽策就吃了一桶泡面,打了一整晚的荣耀,他吧声音开的很小他自己却不自知,一直在听门外的声响。
  晨光熹微,他猛然发觉。
  新年了,李轩一整夜没有回来。
  QQ的聊天界面上,还是只有两句互道的“新年快乐”,仿佛一个突兀却合时宜的句号,把什么话塞在喉咙里面,谁都不说。

  胃隐隐作痛但是有点像心里原因,他沉默的听着李轩说话,缓缓抬起了头。
  “搬家吗。”
  李轩轻快的点点头:“反正也不远啊,阿策你随时来啊,我今天就过来拿东西,晚上就走了。”
  吴羽策点点头,什么也没有说,李轩也没在意,自顾自的说着话。
  忽然李轩没再说话,而且走出了门。吴羽策感觉莫名其妙,但是过了不久李轩又回来了。
  他把一盒胃药放在吴羽策茶几上。
  “还是要好好照顾自己啊,阿策。”

  吴羽策忽然觉得那手一样的力量又出现了,但是他又漠然极了,他走上前去抱了抱李轩。
  “你也保重。”
  像什么珍重而决绝的告别与告白,一切的一切只有他自己知道。

  吴羽策的状态锐减。
  早上起床踢到床脚,洗脸刷牙用错牙膏,忘记带钥匙,丢了钱包。
  这只是一天。
  并不是什么张佳乐附身或者是天降大任于斯人也,吴羽策很明白自己的失魂落魄。
  吴羽策,他可是吴羽策。
  只好打打荣耀了。
  吴羽策感觉自己的手僵硬的不像话,好像寸寸冻结,竞技场输得一塌糊涂,脑子似乎转不过弯来,现在那等人削。
  吴羽策,吴羽策怎么了呢。

  魂魄暂时回到了身体里,剧烈的疼痛一下子吞没了他。
  我在哪里?
  怎么回事…
  吴羽策只觉得疼,还有温热的东西渐渐消失。
  记忆猛的贴到大脑里,他才记起发生了什么。
  刹车声好像一声尖叫,直直的插进人的心脏,根本连反应都忘了,脊背一冷,便被巨大的推力压倒。
  活该。
  他自嘲的笑了笑。
  黑暗抱住了吴羽策,就像他选择的那样。


  我仿佛看了一场电影,我端起咖啡喝了一口。
  “你现在没事了吧?”
  吴羽策浅笑一下:“没事,其实也没有多严重。”
  我看了一眼那两个盒子,忍不住还是问了。
  “你究竟…为什么要买这两个东西?”
  吴羽策深深的看着我,我决定放弃询问刚刚想找个新话题,吴羽策开口了。
  “以前我发QQ给李轩他都会回复我,后来越来越慢,现在他不回我了,我怀疑我WiFi坏了,手机坏了,干脆再买一个,再等。”

  他挥手和我道别,我也起身离开,但是我没有走远,就站在咖啡店的拐角处。他走出去一会儿,忽然折了回来,走回店里。
  我知道他在找什么,他在找我,他忘了问我的名字,他摇摇头,又走了,其实他觉得没有什么大不了的,萍水相逢。
  我多了解他啊,我最了解他。

  我忘了和他说,我叫李轩。

————————————————————
  “全世界都知道羽策喜欢你,李队长,可是你有女朋友了,就请你,放过羽策吧。”
  我站在手术室门口,他的母亲止不住的啜泣,我沉默,不知道怎么回答。

  上天给了他第二次机会重生。
  他还在死守我们的过去,再也没想过我们还有将来。

 

评论(10)
热度(56)

© 骄阳已死.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