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风游.

来自空无一人的将来。

【伞修】朝花夕拾

  大家好我是张之丧_ノ乙(、ン、)_
  这是荣光系列伞修的第二篇。
 

  第一篇百年孤独

  双花系列请走底部tag【荣光系列】✧٩(ˊωˋ*)و✧

  食用鱼块。





















  心里有座坟,
  埋着未亡人。















↓ ↓ ↓ ↓ ↓



















  见过叶修的人都说叶修有颗很老的心脏。

  他总是懒洋洋的,遇见什么事儿却能有种“哦,才这样吗,我经历过更糟糕的”的feel,让人觉得他没有什么挺不过去的。

  这大概是为什么叶修老说大实话,还人缘那么好的原因。

  他与那些糟糕的事情相遇,然后点头致意,道谢承受,然后说声再见。

  仿佛只是老友相逢。

 
  孙哲平的葬礼叶修也出席了。

  他难得地穿正了军装,连袖口都妥帖地顺着。领子硬挺地立着,衬得他很精神。

  “叶修今天很精神啊。”

  苏沐橙和他打招呼,叶修点了点头,苏沐橙扯了扯叶修的衣摆,叶修转身看去。

  “你…不要伤心。”

  似乎相依为命的人总有心灵感应,叶修愣愣地看着扯着他衣摆的苏沐橙,居然愣了两三秒。

  那年苏沐橙还只是个小姑娘罢了。

  叶修几次看到苏沐橙躲起来嚎啕大哭,他就站在小姑娘看不见的地方抽烟,挺呛的,那时候叶修还不会过肺,整天从嘴里吞云吐雾,幼稚的要命。

  那一天叶修去墓园看苏沐秋,苏沐橙走上来扯住他的衣角。

  “你不要伤心啊。”

  叶修才知道,还有人和他相依为命。

 
  张佳乐军人的脊梁塞在白色的西服里很是好看,张佳乐站在孙哲平的棺椁之前,沉默着。

  叶修也沉默。

  苏沐秋是没有葬礼的。

  联盟刚刚发展起来,苏沐秋死在医院之后就被迅速火化,是叶修把他埋葬,在墓园阳光最充足的地方。

  “他晒不到太阳指不定会怎么闹。”

 
  叶修不由自主地走上前去,还是那懒散的口气。

  “我也觉得不应该盖国旗。”

  他看着张佳乐,又像是没看着他。

  “像血一样,不好看。”

  怎么,叶修,你开始当个过来人了吗。

  “慢慢来,还有很多时间。”

  对的,叶修。

  你说的对。

  你告诉别人的,自己做到了吗。

 
  那个声音满怀恶意,叶修却并不恼怒。

  何必为真话困扰。

 

  丧钟又响。

  叶修其实很少梦见苏沐秋,也许是悲伤蛊惑心智,或许是老友久别,反正今夜苏沐秋入梦,叶修听着丧钟一声一声的响,平静地注视着面前的人。

  “嘿,叶修。”

  他没有回答什么,只是仔仔细细地打量着他。他好像随着他一起变老了一点,又好像没变。他看的很清楚,也很认真。

  “再见啦。”

  黄昏烧灼黎明,新的一天由远及近了。苏沐秋搂住叶修的肩膀,笑着说。

  叶修这才明白了。

  他任由天光入眼,苏沐秋慢慢走远了,他没挽留,只是认真告别。

  他才明白,十年之后才明白,他是真的,真的,和他分别了。

  一别,就是这么多年。

评论(3)
热度(59)

© 因风游.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