骄阳已死.

它来自过去的爱和空无一人的将来。

Step By Step.

  吴羽策百无聊赖地靠在学生会门边的墙上。

  已经是夏天了,吴羽策仍旧穿着长袖长裤,遮住自己身上的文身。夏天就算是夜晚也热得要命,他额头上很多汗,顺着侧脸滑进领子里。抬手擦汗这个动作他已经做了很多次,如今也麻木到不想再理会了。 

  灯光从学生会门上的透明窗口打出来,这栋楼除了学生会都已经关了灯。吴羽策盯着地面上平行四边形的光影看了一会儿,抬起头盯着天花板,不知怎的,他叹了一口气。

  李轩还在忙。

  也是,迎新会刚过了,高一的小学弟小学妹们进入高中的第一场大型活动,李轩作为总负责人,今天在迎新会上发表了压轴的演讲。今晚按例是要做收尾和善后的。

  学生会那个神经兮兮的钟里吐出了聒噪的报时鸟,吴羽策侧头瞟了一眼门上的窗口。学生会里的几人好像这才注意到已经十点半了。

  里面的人终于开始收拾东西打算撤退,吴羽策让开了一点,以免里面的人鲁莽而被误伤。灯光从门缝里一点一点漏出来,几人交谈的声音也一并洒出来,惹得吴羽策莫名不痛快。

  看到李轩,吴羽策这才站直。他站在光影交接的地方,半张脸沉在阴影里,让他看上去格外危险而又沉郁。

  「是吴羽策啊…」

  「我靠…他怎么在啊,真的挺怕他的。」

  吴羽策微眯眼睛看了他们一眼,那两人立刻吸了一口气转过头去假装什么都没发生。吴羽策又转过头去看李轩。

  李轩本来还在讲计划,看到吴羽策愣了愣,一下子就笑了。

  “阿策?不是要你先回去?”

  吴羽策摇摇头,并没有说话。他烦躁地拉了拉领口,李轩看到之后伸手为他理了理。

  “久等了,我们走吧。”

  学生会的人好像并没有做完总结,出门的时候还在不停地吐着旁人所不知的安排。可是因为队伍里闯进了吴羽策,聊天的声音慢慢低了下去。

  李轩却觉得无所谓,他一直在说。但是后来他得不到回应,话尾便被他咬掉了。

  沉默。

  

  吴羽策讨厌蝉鸣,燥热应和着蝉鸣一股一股地涌上头顶。沉默胶住了黑暗与炎热,空气艰涩地流动着,夜风拂过皮肤像是含着一丝一缕的火苗,灼得人心烦意乱。

  同行的人似乎也忍受不了着尴尬的沉默,咳了两声笑着说。

  “反正明天放假,要不我们去胡昭家住吧?”

  “有女孩子没问题吗?”

  “肯定没问题啊,我家很多房间,家里还有一个好大的书房,明天我们能在家复习,不是收假就要考试了吗…”

  

  李轩只是笑着应和,没有答应,也没有反对。

  “阿策呢?阿策也去吗?”

  笑闹声戛然而止。

  李轩似乎感觉不到气氛变得尴尬了,自顾自地说:“的确挺晚了,而且…”

  “我就不去了。”

  吴羽策突然想要发笑,突然觉得一伙警察和抢劫犯从他身边擦肩而过。

  那些人好像松了一口气,短短的讨论时间结束,一行人走到了校门口。

  

  “那,阿策自己回去没问题?”

  “我走了,拜拜。”

  吴羽策转身离开。

  一步。

  两步。

  三步。

  身后重新喧嚣起来的笑闹声慢慢地走远了,路灯的光似乎都被他们的热闹点得更亮。吴羽策独自一人和他们背道而驰,只有脚下踩着的枯叶发出一点脆响。

  嘁。

  吴羽策突然转过身奔跑起来,他额前的碎发被夜风吹得扬起来,他觉得自己此时一定非常狼狈,却无端感觉到几分快意。

  他追上了李轩。李轩站在队伍的最后,步子不紧不慢,被光照得瘦削而且高挑。他似乎被吴羽策的脚步惊动了,他转过头来。

  吴羽策一把抓住了李轩的手腕,强硬地拽着他,将他撕离那人群。他的衬衫袖口没有扣好,此时卷起来,露出了他的文身,在光影里明明灭灭,恍如不羁而且不合群的音符。

  “吴羽策?”

  “喂吴羽策,你…”

  “没关系的。”

  李轩摆了摆手,指了指吴羽策奔来的方向。

  “我回去了,回见。”

  “果然只有李轩才管得住吴羽策嘛哈哈——”

  这个笑话戛然而止,没人觉得它好笑。

  吴羽策拽着李轩,一步一步地拖着他走,他步子很大,脸上露着可以说是咬牙切齿的不甘心的表情。李轩就那样被他别扭地拽着,两三次差点摔跤。

  时钟已经指向了十一点,夜风突然变得有些温柔起来。吴羽策的手心火热,李轩的皮肤却是冰凉的。体温平均给两个人的感觉实在太好,吴羽策忍不住攥紧了李轩的手腕。

  “阿策。”李轩叫了一声他的名字,“你抓我抓得好疼。”

  吴羽策手心里的手腕动了一下,他好像这才反应过来他干了什么,一下子松了手。

  他的胸口空了一下。

  刚刚他在想什么呢,拽着李轩的手时踏着一步又一步,他在想…

  李轩,一定不要松手啊。

  真奇怪,明明是他拽着人家,却在心里想,李轩,一定不要松手啊。

  他停下了脚步。

  

  李轩跟着他的脚步停下了,两个人站在空无一人的街边。一个人也没有,只有远远的地方传来两声狗叫。他伸出手去把吴羽策不太体面的袖口打理妥帖。

  “叫你穿长袖遮住文身还是太勉强了吧,都三伏天了。不过你愿意这样做我还是挺高兴的,今天也来上学了,挺好啊。”

  吴羽策低下头去看手臂上的文身,明明每一个图案都那么熟悉,在白色的衬衫底下却显得那么陌生。

  “发什么呆呢,走吧,都要十二点了。”

  李轩拍了一把他的后脑勺,脸上有明显的笑意。

  吴羽策心情突然变得很好,他跟上去踢了李轩一脚,李轩也还他一脚。

  说不定很久以后会被他笑话的。吴羽策想。不过没关系,那都是以后的事情了。

  “阿策?”

  “嗯?”

  “我靠,今天月亮好圆。”

评论(3)
热度(85)

© 骄阳已死.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