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风游.

来自空无一人的将来。

以吻杀我.一

   新车里一股难闻的味道,周子舒本来就醉的一塌糊涂,这下他有了强烈的呕吐欲望。

  温客行从后视镜里看了两眼后座难受得蜷缩成一团的周子舒,着急道:“我操,你别吐我车上了,才买了三天!”

  周子舒翻白眼的力气都没有了。

  

  当时周子舒头发长到遮住眼睛还凌乱得不行,胡子拉碴挺久没刮,穿着个T恤沙滩裤,看上去活像个四五十岁的大叔。谁知道喝大了遇见一个指着他喊美人儿的神经病,再回过神已经被他拖到后座上了。

  他也实在醉的不轻。

  他勉强抬眼看了一眼这开着车的神经病,不知道什么年代的人还留着一头及腰的长发,扎成马尾倒还算称得上干净利落,只是车开得活像是赶去速度与激情剧组,让周子舒怀疑自己会在酒精中毒之前先出个车祸和这个疯子葬身于此。

  随后他就睡过去了。

  温客行看了一眼车后座邋遢的男人,不知想到了些什么,露出了他惯用的,意味深长的笑容。

  

  再次醒来的时候周子舒觉得浑身不舒服,擦了擦眼角好让自己看得清楚一点,发现自己睡在一个公寓的沙发上,对于一个大男人来说沙发还是太短了些,更别说胸口上还趴着一只猫。

  ——作为一只橘猫,这家伙倒是本本分分地长得很胖。

  周子舒小心翼翼地提起胸口的猫祖宗,生怕它一爪子过来,还好这胖子只是愤怒地喵了一声,灵活地蹿进厨房里去了。

  门就在这时候响了一声,周子舒刚刚动了动脖子发出一串骨骼苏醒的声响,此时扭头过去的动作有点大,把刚刚进来的男人吓了一跳。

  周子舒看到昨晚那个开车的疯子,头发随便地绑着,叼着烟,手里端着——一盆鸡蛋。

  周子舒一时不知道该吐槽他用盆子装鸡蛋还是大早上的哪里来的鸡蛋。

  “哟,你醒了啊美人儿。”

  周子舒把过长的额前碎发撩到一边去,烦躁地啧了一声,用目光寻找了一下自己那双又老又旧的运动鞋,打算告辞。

  “自我介绍一下,我叫温客行。”

  周子舒烦他烦的不行,随口道:“我周…周絮。”

  温客行点点头,举了举手中的盆子:“留下来吃中饭吧,这是卖菜大婶送给我的,说挺新鲜…”

  周子舒恨不得把他打晕然后跨出这个魔性的公寓,谁知道他刚刚跨出一步,那灵活的胖子已经开始扒拉他的小腿,大有替他脱毛的意思,甚至还蹭来蹭去,仿佛对自己是一大坨猫酱没有逼数,以为自己娇小又可爱,谁知道这样一蹭差点把周子舒推倒在沙发上。

  温客行把鸡蛋放进冰箱里,出来蹲下揉了揉那坨活物,抬起头对周子舒说:“饿死鬼很喜欢你嘛。”

  

  周子舒简直怀疑自己在做梦。

  “你说它叫…什么??”

  “饿死鬼啊,它老是吃不够。”

  他打量了一下面前道貌岸然的衣冠禽兽,打算火速告辞,回归正常的人类社会。

  “阿絮,留下来吃个饭吧?”

  周子舒干笑一声,连说不了不了,推开门头也不回地走了,连鞋子都没穿进去,踩着后跟就走了。

  他甚至没想昨晚温客行为什么把他带回来却什么都没做,为什么他会喊他阿絮,就这么踢踢踏踏地踩上了公交车,带着隔夜的烟酒味,和一圈白眼。

  

  周子舒本该不是如此不堪,他是年轻有为的周律师。

  周子舒踏进自己凌乱的出租屋时,瞟到了那一沓报纸,上面是自己曾经辉煌的报道。可惜他实在厌倦了律师所的勾心斗角,尽管他有能力游刃有余,但是人心难测,他干干脆脆地放弃了一切。

  贫穷突然给了他一个熊抱。

  昨晚去喝酒已经花完了他所有的现金,卡里估计还有两千块,以后就再没有了。

  他曾经也是在二环有一套复式公寓,开着保时捷和卡宴的人,但是他居然觉得这样的生活更痛快。

  也许是的,他深知千金散尽还复来,却没过过几天这样今朝有酒今朝醉的日子。十五岁他就自己打拼,半工半读地考上了B大的法律系,又拿到全额奖学金,去国外读研究生,随后去香港的律师事务所镀金,回大陆就在B市最大的律师事务所工作。

  他从来不觉得苦,因为就算觉得也没有什么用。

  他结束了短暂的回忆,把那块已经老得不行的手表摘下,丢在枕头底下,眼睛一闭,睡熟了。

  

  温客行在家里吃了两碗蒸蛋,饶有兴趣地看着百度界面上【周絮】的搜索结果。饿死鬼跳了两三次才跳上他旁边的另一张椅子,仰着胖脸看他。

 

  它面前这个男人好像心情不错。

  的确,温客行心情不错,他并不为搜索这个名字一无所获而恼怒,相反他有了极大的兴趣。

  他其实不常去酒吧,昨天是顾湘邀请他见见曹蔚宁,才到她的酒吧去喝两杯的。

  见到曹蔚宁,聊了两三句之后已经是半夜一点,正是酒吧最忙的时候,于是他只好捧着他的伏特加无所事事地环视着周围。

  他一眼就看到了周子舒。

  尽管他邋遢而且颓废,有过长的头发和胡子拉碴的脸,穿着老土又随便……但是他周身有一种太过孤独而且疲惫的气场,把喧闹浮躁的酒吧都隔离开,同时也吸引着温客行的注意。

  温客行是T医院的外科医生,发表过几篇重要的医学论文,甚至发在了Nature杂志上,做过许多难度系数极大的手术,隐隐有在不到三十的年纪就成为首席的趋势。

  可是没几个人知道他是个孤儿,从小照顾自己的同时还要养着顾湘,他把自己送进Q大读医,给顾湘开了一家酒吧,听上去是个好学生的典范。可是他曾经跟着社会上的人去打架,抽烟,喝酒,玩各色各样的男女人,要不是顾湘以命相要,他差点吸毒。

  不良少女顾湘和不良少年温客行,互相搀扶着跌跌撞撞地走向正常的生活,他们不觉得有多难过,直到一切都变好,再回头去看,他们竟然懵懵懂懂地熬过了最难的日子。

 

  温客行看着周子舒喝了一晚上的廉价啤酒,最后一头栽倒,看来是醉得不轻。

  他拨开人群,站到那个人面前,轻轻地笑了起来。

  “美人儿,找到你了。”


                                                    TBC.

评论(5)
热度(56)

© 因风游. | Powered by LOFTER